顶点小说网 > 一不小心被傅总赖上了 > 第238章 胆大

第238章 胆大

    一瞬间,程落伊蜷缩在副驾驶上,小腹传来的疼痛让她出了一身冷汗。

    就在程落伊强忍着小腹的痛意,就听到傅祁冥威胁的声音传来。

    “你再敢乱动一下我们两个人就一起死好了,到时候被媒体报道就会写是你和我旧情复燃,一起私奔了,结果路上出了意外,或者我们两一起殉情,你体会过那些媒体为了博眼球什么都能写出来吧,反正最后都是你的名声不好,还不如乖乖的听话。”

    听到傅祁冥的话,之前暧昧新闻的事情真真的让她体会了媒体记者还有观众舆论的可怕,她都能想象出那个画面,第一个念头就是傅狄生会不会误会自己。

    程落伊不敢再动了,就算要死,她也想在死之前见一眼傅狄生。

    冷静的看着窗外的景色,程落伊嘴唇因为疼痛而泛白:“你要带我去哪里?”

    “怎么,害怕我做出伤害你的事情?”

    傅祁冥看着前面的路,一边安抚着程落伊:“你放心,我怎么舍得伤害你呢。”

    说着,傅祁冥转过身想去亲吻程落伊,被程落伊及时躲开:“那你就好好开车,我可不想和你死在一起!”

    “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扫了一眼傅祁冥,经过这件事她是彻底看清了这个男人的真实面目。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她之前是有多眼瞎。

    “你现在这种行为是绑架,我最好停车让我下去。”程落伊怒道。

    “我做都做了,还怕你告我?”

    傅祁冥有恃无恐的态度让程落伊心慌。窗外的景色飞速的倒退,如果再不想办法出去,恐怕等出了市区,自己就真的不知道会面对什么情况。

    “你能不能停下车,我晕车了,想吐。”程落伊面无表情的说道。

    程落伊的把戏在傅祁冥这里一眼就能被拆穿:“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还有了这个毛病。”

    “程落伊,我不是傻子,这个鬼话你还是讲给傅狄生听去吧。”傅祁冥不以为意。

    面对完全不相信自己的傅祁冥,程落伊只能继续诓骗。做出呕吐的样子,程落伊难受的说道:“我怀孕了。”

    “我真的晕车,快停下让我下去!”

    事实证明,就算是高级轮胎在突然停车的情况下也会产生巨大摩擦,在地面上留下道道轮胎的痕迹。

    傅祁冥握着方向盘,难以置信的看向程落伊:“你说什么?你怀孕了?”

    程落伊点点头:“你再不让我下去,我就要吐在你车上了。”

    傅祁冥探究的打量起程落伊,仿佛在思量对方是不是在欺骗自己。

    就在这一瞬间,每当程落伊在以后的时光里回想起这一刻,都不禁要为自己的机智鼓掌,更是觉得这一刻是她人生中演技最为爆发的一刻。

    只见程落伊弯着腰用手捂住嘴巴一脸难受的表情去拍车门,仿佛再不开门,她就会吐车上一样。

    傅祁冥也怕程落伊真的吐在自己车里,让他更为忌惮的是程落伊怀孕的事情,如果程落伊真的怀孕了,而在自己车上出了事,不说傅狄生,就是老爷子都未必会放过自己。

    傅祁冥把车门打开,程落伊弯着腰从车上下去,等双脚都落到地上,瞬间钻进路边的绿化草丛里。刚从车上下来的傅祁冥无语的看到程落伊跑开的动作,果然又被骗了。

    还记得程落伊和自己交往的时候,她每次说谎话都被自己轻易拆穿。现在……果然和傅狄生那只狡猾的狐狸相处久了,小白兔也跟着成精了。

    傅祁冥回到车上从一旁取出一只香烟点燃,目光落到程落伊落在车上的文件夹。刚要伸手去拿,就听到车窗被敲响。

    “请出示驾驶证、身份证等有效证件。”窗外,一个看起来年纪并不大的交警正板着一张脸。

    做交警,最担心遇到的就是没有道德不讲理的有钱人,明明是他们违法驾驶,可是一个个义正言辞,仿佛他维护正义才是错的。这是他第一次上岗,就遇到最担心的事情,可是他又不能视若无睹。

    傅祁冥狠狠吸了一口香烟:“我哪里违反交通规则了?”

    小交警无畏的挺直腰板:“这里是禁止停车的,您违法停车了。”

    真是流年不利,人没带回去半路上还遇到这种事,看着小警察的表情,傅祁冥幽幽叹了口气。

    另一边,程落伊惊魂未定的回到家,等到了家门口后才发现傅狄生让自己拿的文件丢在了傅祁冥的车上。

    这让程落伊担心不已,傅狄生那么着急要那份文件一定是很重要的。可是自己不仅把东西丢了,还丢在了傅祁冥的车里。

    如果那份文件被傅祁冥看到,他肯定会为难华艺的。这让程落伊更加心慌。傅狄生这么信任自己,可是自己却把事情弄成这样。她现在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傅狄生啊!

    程落伊站在自己家门口自责,突然眼前的大门从里面打开,傅狄生站在里面不解的看着程落伊:“不进来,站在外面做什么呢?”燃文

    如果不是刚刚亲眼看到程落伊从大门进来,他都不能发觉程落伊已经回家了。

    看到傅狄生,程落伊惊了:“你……你怎么在家?”

    傅狄生挑眉:“先进来说。”

    坐在沙发上,程落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不敢去看傅狄生的眼睛。而程落伊从回来就开始反常的反应已经让傅狄生怀疑了:“现在说吧,你遇到什么事了?”

    程落伊不安的握着手里的水杯,先道了一声歉:“对不起。”

    “我把你要的文件弄丢了。”程落伊低下头小声说道:“都是我不小心,我知道这会让公司……”

    “我没问这些。”傅狄生打断程落伊的话:“我问的是你遇到了什么事。”

    “就算是文件弄丢了,也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否则你也不会这个时候回来。还有……”傅狄生伸出手从程落伊的头发间揪出一片绿色的小叶子举到程落伊的面前:“这是怎么回事?”

    程落伊看着对方手里的叶子,一时哑然。如果自己说实话,傅狄生一定会跟着担心,如果因为这件事再去找傅祁冥做一些冲动的事情,一定又会落人把柄。

    “没,没什么重要的事情。”程落伊想到一个完美的借口:“我在去华艺的路上遇到一只受伤的小猫,我想把它带回来去救治,结果走到近处,猫跑了文件也丢了。”

    这个理由……应该不会引起傅狄生怀疑的。可是如果傅祁冥看了文件的内容,被他得知华艺内部文件,这件事又该怎么让傅狄生去提前防备。

    正在想下一个理由的程落伊没有注意到傅狄生放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就算找不到合适的借口,也要让傅狄生警惕,程落伊刚要把这件事和傅狄生说一下,一抬头就看到傅狄生正盯着自己看。

    被对方用如此炙热的视线,程落伊心虚的脸一红:“怎……怎么了?”

    傅狄生摇摇头:“你一撒谎眼睛就四处乱看。”

    被戳中心事,程落伊更加不敢去看傅狄生。他们两个关系好不容易这几天才有所缓解,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恐怕傅狄生会嫌弃自己吧。

    冰凉的手传来温暖的温度,程落伊顺着手臂看过去,撞到傅狄生的视线。

    “落伊,文件丢了我不怪你,我只是担心你出了什么危险。”傅狄生的目光里充满了温情:“告诉我,究竟出了什么事?”

    从来没有人会在自己做错事后关心的是自己,程落伊回想起自己从小到大每次自己做错事都会得到一顿教训。之前程落伊是觉得父亲是为了教育自己以后不要再犯错,可是却忽略了她真正的感受。

    每个人都会犯错,没人会想要犯错。何必抓住一个问题去斤斤计较,一来二去,消耗的只是两个人之间的感情。

    傅狄生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在程落伊的心里掀起惊天骇浪。她也想象过如果自己的母亲还在,会不会在父亲责怪自己时,帮自己说说话。或者,安慰一下自己?

    程落伊体会不到母亲的安慰,可是今天,却在傅狄生这里体会到了谅解的感动。

    眼泪猝不及防的流了出来,砸在握着程落伊手上傅狄生的手背上。被眼泪砸的心慌,傅狄生连忙上前把人抱在怀里轻声安慰:“怎么还哭了,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文件丢了就丢了。比起这些,我更在意你的喜乐哀怒、在意你的安危,在意有关于你的一切。”

    傅狄生轻轻擦拭着对方的眼泪,心里充满了疼惜。他应该给程落伊一点时间,不能太过逼迫她。他在满心愧疚,而程落伊却因为他的这一番话,再次感动的一塌糊涂。

    一开始,为了不让傅狄生担心,程落伊选择隐瞒事情真相。可是现在,程落伊为了不让傅狄生担心,选择把一切都告诉对方。

    当程落伊红着眼睛说完发生的一切,傅狄生恨不得现在就让人把傅祁冥抓到自己面前。

    “他还真是胆大!”

    程落伊已经嫁给自己,是他傅狄生的妻子。而傅祁冥现在还敢来纠缠程落伊,看来是自己看在傅家的面子上不去动他,让对方产生误解以为自己好欺负!

    傅狄生安抚着程落伊:“你放心,我会帮你欺负回去。”

    “有我在,谁都不能欺负你。”

    正沉浸在傅狄生给的温暖之中的程落伊,忽然坐直了身体:“你可不要迁怒到司机的身上,他家里有事情,今天找过我请假,我也同意了的,只是没想到今天就有事要出去……”

    程落伊没有驾驶证,而傅狄生也不想让程落伊受累去学开车。反正程落伊要去哪里,他可以亲自当司机。就算自己不在家,他也专门为程落伊雇了一个司机,方便程落伊出入。

    只是谁都没想到,就今天司机请假,而程落伊还不得不出去。

    这件事谁也不怪,使坏的是傅祁冥,坏人要做坏事,就算准备的再怎么周全,也防不住。

    “你放心吧,我不会怪他的。”

    傅狄生无奈,她自己遭受了那么惊心动魄的事情,现在还有心情帮司机说话,怕他去责怪对方。难得自己在她的心里,就是一个不分是非的暴君不成?

    “小丫头。”

    他有一个小丫头,长得好看但是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