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洪荒妖行纪 > 第一百四十一章重逢

第一百四十一章重逢

    “东王公纯阳大道果然不凡,今日不虚此行,诸位同是玄门修士,若有闲暇也可来万妖殿论道,万妖殿的大门随时敞开!”

    万妖殿太一走了,临走前留下一句话却是让阆风巅上的修士们各有所思。

    东王公忍着心中愤怒,脸带和煦的与众仙家告了个别,大袖一挥便下了阆风巅,这次论道因太一的搅局而不甚圆满,施恩众仙的效果大打折扣,纯阳宫与万妖殿的对立已经越发明显,他需要找西王母商量对策,好未雨绸缪。

    凡事有利就有弊,西昆仑成为玄门山门,便要对玄门修士敞开,像太一这种与东王公、西王母不对付的修士亦不能阻拦,否则便有公报私仇的嫌疑。

    众金仙见识了东王公及太一的顶级道行心思活络起来,那大罗背等闲不可入,鸿钧、阴阳、乾坤等老祖高居其上,难得一见,这纯阳宫和万妖殿倒是论道的好地方,最起码可以见识到大罗金仙的浩瀚神威,哪怕只学个皮毛,也受用不尽。

    众金仙也不乏精明者,看出了纯阳宫和万妖殿对仙门修士的招揽,动了心思,想要去万妖殿或者纯阳宫见识一番,看看能不能被看重,从而学到妙法神通,毕竟金仙大道难求!

    两位大罗金仙已经离去,这阆风巅论道算是告一段落,众修士遂开始折返,见识了大罗金仙的道,当务之急还是闭关修练,看能不能有所得、有所悟。

    詹余看着金环和那铁扇仙郁白起身离去,也跟了上去,这下阆风巅的修士众多,倒也不担心暴露。

    ……

    下了阆风巅金环仙子多次想与铁扇仙郁白告别,但都未果,被其缠着一路送到了天墉城。

    铁扇仙郁白自从邀约成功之后,以为金环仙子对自己也有好感,似乎有了自信,一路上滔滔不绝的讲着自己最近的一些所见所闻,想引起仙子的主意,博得佳人一笑。

    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金环仙子虽然一直都有聆听,且面带微笑,但也只是如此再无其他。

    送至天墉城下,铁扇仙郁白意犹未尽,还想继续下去,可金环仙子显然已经无意再听他唠叨。

    “仙君请留步,前面便是天墉城,金环便在这里与仙君告别了。”

    一路忍耐着铁扇仙郁白的喋喋不休,还要保持温和的态度,金环也不容易,见到天墉城下,迫不及待想要赶快脱身。

    对别的女仙来说,这铁扇仙郁白乃是纯阳宫下金仙,也算俊朗潇洒,接触一下或许无妨,但金环却没有这个心思,只想回去好好修练。

    铁扇仙郁白见金环仙子如此,也不好再纠缠下去,怕惹恼了仙子,便遗憾道:“那仙子今日且回,改日郁白再来邀请仙子同游西昆仑。”

    铁扇仙郁白也是心思巧妙,临别之时,留下此言,显然是为了下次邀约做铺垫,但有时候一厢情愿,任你心思精巧也无用。

    “谢郁白仙君相邀!”

    金环仙子一揖,脸上的笑容忽然真诚,带着感激,言语却说道:“今日阆风巅得见大罗金仙之道,金环颇有所得,此良机正是闭关修练的时候,接下来一段时日,可能便不会再出天墉城了,还请郁白仙君见谅!”

    铁扇仙郁白自诩风流倜傥,论修为、论面貌、论出身,皆拿得出手,可与金环仙子相交却连番遭拒,也有些无可奈何。

    他强颜欢笑道:“是郁白孟浪了,此时确实应该闭关参悟今日所得。”

    金环再次一礼道:“那金环这就告辞了。”

    眼看着金环仙子转身离去,铁扇仙郁白忽然有种有心无力的感觉,自己费尽心思,百般讨好,奈何佳人无意,一直保持着距离。

    忽然他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向着金环仙子追去,这身影刻骨铭心,几天前的耻辱浮上心头。

    铁扇仙见这身影是向着金环仙子追去,眼神忽然露出一抹凶狠,心生一计,兴许可以借机英雄救美,顺便报三日前羞辱之仇。

    “金环仙子小心背后!”

    在此话喊出之前,郁白仙君手中铁扇已经投掷而出。

    铁扇仙手中之扇可非凡物,通体乃一块黑金神铁合三十六种金行灵材所炼,乃是其承道法宝,已经炼出了第十二重灵禁,乃是下品后天灵宝中的极品。

    扇骨如剑,扇面如刀,携带着郁白仙君的奋力一击向着那身影的后背袭去,这一击若是落实,不死也要重伤!

    铁扇仙郁白英俊的面庞上露出一丝嗜血的红润,可就在铁扇即将击中之时,那可恶的身影竟猛然消失了,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金环仙子的正面。

    铁扇仙郁白立刻上前将金环仙子挡在身后,大声怒喝道:“哪来的恶修竟敢在天墉城下偷袭金环仙子!”

    从陌生身影出现,到铁扇仙怒而出手,只在一瞬间,金环仙子有些不明所以,但出于谨慎她已经戒备起来。

    这突然出现的身影正是詹余,他本打算再跟踪一段时间,找合适机会与金环想认,但闻听其即将闭关,想到这一闭关不知道要耗费多少年月,便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詹余看着这铁扇仙耍花招,却下狠手,心中怒火已燃起,还好自己有土遁之术在身,躲掉这一击也是等闲,但这个仇算是结下了。

    但他也清楚自己不能与这混账多过计较,这里毕竟是西昆仑出手多有顾忌,待他日行至山外,再取其项上头颅。

    詹余眼光越过铁扇仙,看向英姿飒爽的金环,这样的女仙又哪里需要别个守护,他拿出碧玉葫芦,将塞子拔掉,一股浓郁的酒香从中飘出:“仙子可否给个机会,你我共饮佳酿?”

    被眼前这可恶修士无视,铁扇仙怒气攻心,可他又深知自己不敌对方,失了偷袭的机会,再与之斗多为不智,遂铁扇一指:“你这贼子,偷偷摸摸一路跟随,被我撞破行迹,还敢如此嚣张,金环仙子岂会与你这邋遢修士共饮!”

    他又低声对金环仙子说道:“仙子别怕,有我铁扇仙再次,不管这恶修有何用意,定不让他得逞。”

    此时金环已经怔主,她直直的看着那通体翠绿的葫芦,万般思绪飘入脑海之中,往昔画面历历在目,眼眶之中有水气萦绕。

    铁扇仙郁白瞥见金环仙子目瞪口呆,久久无言,不由心生得意,女仙终究是女仙,纵是有修为在身,胆气相比男仙来说还是多有不足,不过这正好给了自己英雄救美的机会!

    “是兄长吗?”

    似不敢相信一般,仙子金环怯生生的问道。

    此言一出,詹余心中被喜悦充斥,他脸上的笑容不可遏制的露了出来:“仙子,一两元会未见,不知孕剑术修习的如何?”

    “兄长所传之法甚妙,金环一日不敢懈怠!”

    此时金环已经万分确定,眼前这位修士正是自己远赴昆仑山所找寻的昔日兄长。

    铁扇仙郁白此时心中再无得意,见自己心目中的仙子泪中含笑,再看对面那可恶修士得意洋洋,心中万念俱焚去,难道这恶修前几日所言是真?他真是金环仙子的兄长。

    虽然万分不愿相信,但此情此景答案已经明了,自己自作聪明,似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金环从铁扇仙身后走出,与詹余并肩而立,面带寒霜,怒斥道:“铁扇仙,你偷袭我家兄长,看在纯阳宫的份上,今日且不与你计较,望你好自为之,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铁扇仙郁白见金仙仙子与那邋遢修士站在一处,在其眼中自己显然已经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

    他眼神黯淡,不明白自己也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背靠纯阳宫,得神圣青睐,怎会在佳人面前落得如此境地。

    失魂落魄的铁扇仙走了,他行至一空旷之地,猛然回头,眼眶充血,目眦欲裂:“敢落我铁扇仙的面皮,这个仇我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