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夜半鬼点灯 > 第十二章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第十二章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担心臻见与林昆二人出事,于是给他们二人打了电话。

    好在二人都接了电话,闲聊了几分钟我就挂了电话。

    现在也不知道瞎子与那只女鬼的战斗到底如何了。

    从之前瞎子的反应来看,他应该是非常忌惮那只女鬼的。而且,貌似他们明知道女鬼的存在,身为阴阳师,并没有出动,想必这只女鬼非常的不简单。

    不过,我感觉那瞎子貌似也不是简单的货色,能够隔空点燃黄符,这种神乎其神的手段,简直亮瞎了我钛合金狗眼。

    但愿他没事吧。

    我终究选择相信瞎子,毕竟,若不是他出手救我,最后紧要关头挺身而出,替我拦住那只女鬼,恐怕我都已经死了好几次了。他之所以那么做,应该有他的原因。

    可是,我与这瞎子并不相识,到哪里去寻找他呢?

    忽然想起我们一起逃命的时候,瞎子说,去他的家,青城街,76号。

    现在想想,我们昨晚走的那条路,并不是去青城街的路,反而是一条相反的路线。

    这是怎么回事儿?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房门被打了开来。

    我一见,是林昆。

    我瞬间欣喜若狂,只是那厮脸上却愁眉苦脸,甚至还挂着泪水。

    “木棍,你怎么啦?怎么还哭鼻子啦?”

    不知道因为什么,貌似我的一句话,戳中了他的泪点,那货竟是哭的更加汹涌澎湃了。

    “木棍儿,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由得着急的询问了起来。

    林昆擦了擦眼泪,随后说到:“昨天,昨天贱贱,贱贱他,死,死了……被车给撞死了……”

    嗡……

    我脑袋一阵发翁。

    他终究还是出了事。

    一股难以抑制的悲伤笼罩整个心头。

    香菇,蓝瘦,想哭!

    虽然,臻见平日里贱贱的,可是我们三个基佬可是好基友。

    虽然,一起玩《英雄联盟》的时候,他总是坑我,玩个奶妈adc,豪言三下送敌方回家,却每每被打的躲在塔下不敢出去补兵,还经常让对方超神,说好的玩提莫打野carry全场,却经常被野怪KO,说好的上单大头带我飞,每次都带我杵进垃圾堆。

    咱们硬生生的从最强王者跌落至超凡大师,经常被小学生狂喷,菜的跟大师一样。

    但是,在我心里,从未埋怨过他。

    这么友好的好基友,突然这么离去,心里不是一个滋味。

    可是,不对,

    肯定不对,

    不可能。

    昨天我还臻见一起在屋里嬉戏打闹,他还躲在大熊中,吓唬我。而且,还是我目送着他上了他女朋友的车,离开了咱们小区,怎么可能就死在了我们小区的楼下?还被车给撞死了呢?

    我不相信。

    绝对是假的。

    又是林昆的恶作剧。

    当即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笑了笑:“嗨,木棍儿,别闹了,不可能,下午我都还和贱贱一起打闹呢,别恶作剧了。好啦,好了,我困了,睡觉去了。”

    就在这时,几个警察走了进来。

    “你好,你是叶辰吗?”

    刹那间,一股不祥的预感,遍布全身。

    难道臻见真的出了事?

    来人是一名长的快有老余帅的警察,名叫李泽雨。是警局里的警草。

    我当即有种不好的预感:“怎么了?警官?”

    李泽雨随后解释道:“你的舍友臻见,昨日早晨在小区死亡。我们过来调查一些情况。”

    擦?

    早上死亡?

    怎么可能?

    下午我都还在跟贱贱两人嘻戏打闹呢,我还用阴阳剑啪的他怀疑狗生了,他受不了,这才逃之夭夭,让他女朋友开车过来接走了。

    “别闹了,警官,不可能。昨天下午我还和臻见一起打闹过呢,而且,我还亲眼目睹他坐车离开了小区,怎么可能早上就已经死亡了呢?”

    闻言,李泽雨以为我是吓坏了,或者认为我是找个理由推脱责任,于是耐心的安慰道:“叶辰,你别紧张。我们只是调查一些情况。我们法医已经鉴定了,臻见是在昨天早晨已经死亡。我们法医可是专业的,错不了。”

    我心里直呼,不可能。

    可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

    贱贱的死,真的很诡异。

    就算是被那只女鬼杀死,也绝对不会在早上。

    “不是,警官,我真没有紧张,我很平静,我们下午还……”

    还不待我说完,李泽雨神情激动,大呼小叫了起来:“哎,小伙子,别……”

    我转过头去,不知道什么时候,那林昆竟是跃上了阳台,半只脚都已经踏了出去。

    我急忙转过身去,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与此同时嘴里大喊道:“木棍儿,不要……”

    那木棍儿竟是朝着我摆了摆手,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我与李泽雨二人冲了过来,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扑了一个空。

    在我的注视之下,林昆跳下了楼去。

    一声巨响,他整个人躺在了血泊当中,一动不动。

    现在,我终于相信瞎子的话语了,网吧前,那颗百年老槐树可动不得。之前动土的几人都相继出了事,现在,那只女鬼的目标是我,可是,接连两天她并没有成功杀死我,于是,一怒之下,朝着我的两个舍友下手。

    我整个人吓坏了。

    泪眼婆娑,不顾一切的跑下了楼。

    “木棍儿,木棍,千万不要出事啊……不要……”

    李泽雨与我飞快了下了楼。

    可是,林昆已经血流满地,身体一动不动,那模样,凄惨无比。

    他脸上的表情,惊恐无比,明显是受到了惊吓。

    肯定是那只女鬼。

    忽然觉得是我连累了他们。当初网吧老板找我们挖那颗百年老槐树的时候,他们二人可都是拒绝了呢,还是我一直坚持,他们二人这才勉强答应了下来。

    现在,他们两个都相继离我而去,一时间,悲从心来。

    我跪在林昆的身旁,哭的梨花带雨。

    “木棍儿,你醒醒,就算你玩大头辅助,抢我兵线,我也不怪你,你快醒醒啊,咱们去网吧开黑……”

    任凭我怎么呼唤,那林昆依旧一动不动。

    我无力的垂下了手臂。

    一旁的李泽雨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温柔的轻声安慰道:“叶辰,别太过忧伤,冷静,冷静。”

    他担心我也会和林昆一样做傻事,极力的安慰着我,一边给120打电话,似乎还想要抢救一下林昆。

    可是我知道,林昆走了,再也不回不来了。

    不一会,几个法医就走了过来,当场宣布林昆已经死亡。

    就在那林昆被盖上白布的一瞬间,他的眼睛,似乎猛然之间睁了开来。

    那一刹那,吓我一跳,忍不住的后退了一步。

    那种痛苦凄厉的眼神,似乎死不瞑目,心有不甘。

    我只觉头皮一阵发麻,全身的寒毛都是忍不住的倒竖了起来。

    吓的差点儿大叫了起来,林昆闭上的眼角突然之间怒瞪了开来。

    李泽雨见我被吓了一大跳,极力的安慰着我:“叶辰,冷静,冷静。”

    我有些战战兢兢的说道:“木棍儿,木棍儿他又睁开眼了。刚刚,就在刚刚!”

    李泽雨看了看林昆的尸体,又是说道:“没有啊,可能是你太紧张了。”

    那位法医也跟着说道:“没有的啊,小伙子,可能是你第一次见到这么血腥的场面,有些不适应,被吓着了。”

    周围的人也都是说没有。

    可我非常确信刚刚不是看花了眼,那感觉非常的真实,定睛再次看时,林昆的眼睛已经是彻底闭着的,可我心里总感觉林昆好像要提醒我什么。

    法医继而又解释着说:“人在死后突然睁眼,这是死不瞑目的表现,他在临死前,恐怕是有什么事情或者是有什么心愿还未彻底了结。”

    臻见与林昆二人接连出事,那李泽雨再也忍不住了,轻声询问道:“叶辰,你能告诉我,你们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最近发生了什么?

    最近发生了太多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说出来,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只从动了那颗百年老槐树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那么的诡异。

    昨夜上千只猫咪突兀齐聚,一阵嚎叫,而后集体自尽,第二天,尸体全部诡异的不失所踪。

    臻见,却诡异的在楼下被车撞死?

    现在,林昆,却不知道什么原因,选择了跳楼自杀!

    我嘴角都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真的快要哭了出来,我把那李泽雨拉到了一旁,激动的道:“李警官,你听我说,我们遇到了鬼,红衣女鬼……”

    闻言,那李泽雨果然是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果然跟我想的一样,他是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的。

    我知道他肯定不会相信,于是继续解释道:“那只红衣女鬼,她,她想要杀我。”

    李泽雨只认为我是受到了惊吓,内心里激动,温柔的安抚着我:“好了,叶辰,我知道了,我看你情绪非常不稳定,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冷静一下,有事我们会联系你的。”

    我擦,你们让我说,我说了你们又不相信。

    这让我很无可奈何。

    这种事情,就算是一个语文学霸过来恐怕都难以解释清楚。

    由于林昆的死,那些警察可是忙前忙后,他们开始走访街坊邻居。

    可林昆的死就像一阵浓郁的阴霾,紧紧的笼罩在我的心头,让我坐立不安。

    特别是他那狠狠的瞪着我的那个眼神,总是挥之不去,他好像是要提醒他一些什么,但是又是说不出来。总之感觉非常的奇怪。

    我心中十分不安。加上之前晚上上千只猫咪齐聚一地的诡异事情,还有那个神秘的红衣女鬼,都是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脑袋都快要炸了。

    那只女鬼杀不死我,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可是,瞎子说,不能够离开十里地,否则就会被那女鬼给杀死。

    我更加不敢回去找我爷爷了。

    没有办法,现在就算是有警察在,也防不住女鬼。我决定,还是前去找瞎子一趟。

    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