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离天大圣 > 081 变故

081 变故

    南荒。

    一座巍峨大山悬浮于虚空之中。

    在它周边,浓郁的灵气凝聚成雾,把山体遮掩,一头头仙禽飞腾其间,时而轻声鸣叫、怯意自得。

    在此处,甚至可见彩凤、梧凰、鸾鸟这等极其稀少的天地灵禽。

    这里,就是阴罗宗主管内务所在!

    此山之巅,有着一座巍峨高大、神圣庄严的宫殿。

    宫殿正中,此时正有一位身着道袍的老者,端坐在一张放有幽沉光晕的宝座之上。

    此老相貌平平,气势却威压一方。

    在他人的感知之中,他所在之地,虚空幽暗,如有一个黑洞,在不停吞噬着四周的一切。

    即使是这神圣的宫殿、脚下巍峨的高山,在他面前都要瑟瑟发抖!

    殿下,数人恭敬跪地。

    “明无法,此次历练你去东戊域亥火界,那里有你师叔灭一坐镇,机缘自寻。”

    老者声音不大,却震的虚空晃动,殿中跪地的几人更是面泛潮红。

    “是!”

    其中一人垂首应是。

    “张令恩。”

    “弟子在!”

    一位面相粗莽的大汉垂首应是。

    “你去朱子瑜来时的小世界,在那里坐镇一个甲子,时间不至,不得回返!”

    “弟子领命!”

    大汉面泛苦涩之色,却不敢多言。

    他性子豪放,喜杀戮,更渴望与强者对战。

    此次寻求结丹机缘的历练,他最向往的还是去那些纷争不断、强者众多的地方。

    但朱师妹那个世界,灵气稀薄,几乎都是凡人,根本就没人是他的对手!

    若不是他知道殿中的长老最是大公无私,怕是都会怀疑他这是有意在为难自己!

    “朱子瑜!”

    “弟子在!”

    朱子瑜面色一正,当即回应。

    “你去北域。”

    看着台下的朱子瑜,老者的眼中不禁浮现出些许满意。

    此女寿数不足百,更是出身灵气贫瘠之地,竟然已是道基圆满,金丹在望!

    再加上玄阴之体,百年之内阴罗宗多出一位金丹宗师当无变故。

    而最近数百年来,宗内道基修士有望成就元神的,也只有她一人而已!

    “你去北域葬神之地,那里有一个五坛教,十几年后多宝仙府会在那里现世。”

    “仙府之中,有你的机缘……”

    “嗯?”

    话到中途,老者陡然眉头一皱,面泛疑惑之色。

    “有人搅乱天机,是谁?”

    他闭上双眼,默运太乙神数,推演天机变化。

    但葬身之地、多宝仙府本就有遮掩天机之能,再加上其他高人出手,默运半响老者识海之中依旧是一片迷雾。

    无奈之下,他掐算的目标一换,放在朱子瑜的身上,而朱子瑜原本虽模糊却明了的命运,此即竟是陡然中途而断!

    良久,他才面色阴沉的睁开双眼。

    “多宝仙府会引来诸派之争,三道七宗中也会有不少历练弟子前往葬神之地。”

    “但这些倒还无妨!”

    老者垂首看着朱子瑜,话音一沉,道:“此次你去,却不知为何会有九死一生的卦象,且换一个去处。”

    “……”

    朱子瑜柔眉微动,抬头看向老者,恭声开口:“敢问长老,我当去何处?”

    老者声音微顿,回道:“南甲域、末水界,冰魄神光!”

    …………

    “嗡……”

    笼罩尾坳的阵法在王扬的操纵下打开一道缺口,一行三人急匆匆的行了进来。

    “怎么样?有没有找到其他人?”

    此时的尾坳之中,除了王扬之外,还另有五人。

    几人年岁都不大,性子还远未沉稳,见到来人急匆匆的就迎了上去,开口询问。

    “没有!”

    三人中一人摇头,也是面泛焦躁之色:“我们已经寻遍了能找的地方,可是没有一个地方有家族的人在。”

    有人急道:“难道你们就没有找人问一下吗?”

    “哪里敢问?”

    那人双手一摊,苦笑道:“一开始我们寻了相交甚好的柳家三公子,结果差点被他给卖了,现今举目是敌,我们谁也信不过啊!”

    “三哥说的没错。”

    这么多年一心修行,王扬早已磨掉了曾经的冲动,闻言点头道:“郑家势大,没人会愿意为了我们的罪他们家的,三哥他们能够平安回来,已是万幸。”

    “那现在怎么办?”

    一个年轻女子蹲下身子,抱臂痛哭:“祖爷爷遇害,姑祖母到现在还没回来,家族里怕是就只剩下咱们几个人了!”

    她此言一出,场中的众人都是齐齐变色,一股阴云笼罩心头。

    “七妹,先别那么沮丧。”

    王扬并未经历数月前王家的劫难,心中还怀有些许希望,当即宽慰道:“姑祖母既然能把你们送过来,想来也会把其他人带来。”

    “这次数月不回,可能是因为别的事耽误了,我们要对姑祖母有信心。”

    “信心,哪来的信心?”

    一人满脸颓废,叹气道:“姑祖母只是道基初期,而郑家只是道基中期修士就有两位,现在就连宝鸡国朝廷对郑家的所作所为都视而不见,我们王家……已经完了!”

    “怎么会完了?”

    见场中众人一个个面色颓废,王扬忍不住大吼:“王家还有我们,还有姑祖母,还可能有其他人在,我们早晚会再次崛起的!”

    “可是……”

    那七妹从地上抬头,双眼通红:“万一姑祖母不在了哪?我们几个没有家族依靠,能成什么事?”

    “七妹,你这话说的。”

    王扬气恼:“这世上不通修行的凡人那么多,他们都能活的好好的,我们为什么不能?”

    “况且,我已经练气八层,只要依附孙前辈,他日定能成就道基。到时候,就算是找郑家报仇也未必没有可能,七妹千万不可失去信心。”

    “可是……”

    有人小心翼翼的开口:“万一孙前辈出关,不愿意因为我们得罪郑家怎么办?”

    “……”

    王扬面色一沉。

    “不,不会的!”

    他压下眼中的慌乱,强笑道:“孙前辈为人热忱,绝不会为了郑家……”

    话到半截,他也编不下去,无奈深深叹气。

    虽然他为孙恒看守了十几年洞府,但在王扬的眼中,这位孙前辈性子淡漠,绝非是那种热忱之人。

    到时候,会发生什么,真的难说!

    “咚……咚……”

    突兀的,阵法外突然传来声声闷响。

    几人闻声一愣,随即就是面泛狂喜,急急抬首朝着高空看去。

    却见那阵法外围,正有数道身影虚立,当头一人正是王若菲!

    “姑祖母回来了,那是四房的坤哥哥、六房的回大哥!”

    “他们都没事,太好了!太好了!”

    霎时间,众人齐齐大喜,王扬更是急忙掐动法诀,把阵法打开一个口子。

    因阵法之故,除了王扬,外来人的修为都会被压制在极低的水准。

    但入阵之后,王若菲依旧松了口气。

    她带着王家仅剩的几人步入尾坳,憔悴的面上挤出一抹笑意:“还好,他们几个比较机灵,提前察觉到不对,早早就躲了起来。”

    “三哥!”

    “王扬!”

    “都好,都好!”

    也许以往他们因为来自王家各房的原因,彼此有着敌意,但此时到了王家生死存亡之际,血脉之中的亲情却也显露出来。

    一个个相互拥抱,热泪寒暄。

    七妹更是抹去眼泪,问道:“姑祖母,您怎么去了那么久?三哥他们都等不及出去寻了您一趟。”

    “哎!”

    王若菲轻轻摇头,道:“这次出去,我除了寻找咱们家剩下的人外,还寻了两个帮手,想找郑家讨一个公道。”

    “但可惜……”

    她连连摇头,显然情况并不好。

    “等一等!”

    猛然,王若菲面色一变,双眼直视七妹,道:“你刚才说……你三哥他们出去寻我了?”

    “是啊!”

    七妹点头,面露疑惑:“姑祖母去了那么久还没回来,我们担心您……”

    “你们糊涂啊!”

    王若菲气急:“我走之前千叮万嘱,万万不可离开此地,你们……你们怎么就不听啊?”

    “姑祖母。”

    刚才入内的一人面色微变,道:“应该没事吧,毕竟我们很小心,也没发现有人跟在后面。”

    “以郑家的手段,他们要跟踪你们,难道还会让你们发现不成?”

    王若菲面色一沉,心中念头转动,当即有了决断。

    “不行,此地不能再呆了,我们赶紧离开,去北川山脉寻个地方藏起来。”

    “待过上几年,再说报仇之事!”

    “这……,是!”

    众人自然不会质疑王若菲的决定,微微迟疑了一下,就纷纷点头。

    只有那七妹想到某事,小声问道:“那王扬大哥怎么办?他不能离开这里的。”

    “是啊!”

    众人脚步一顿,到了此时,他们已经明白一家人的重要性,自是不舍得丢弃一人。

    “没关系。”

    王扬心头低落,却犹自强笑开口:“我一个人在这里也挺好,有阵法在,也很安全。以后还能打听到郑家的消息,给你们报信。”

    “不行!”

    王若菲冷声摇头:“我们离开,去了哪里,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扬儿你也不行!”

    “以后,只能我们来找你,你不能去找我们。”

    “啊!”

    场中有人低声惊呼。

    这就相当于把王扬排斥的家族之外了。

    “扬儿,你别怪姑祖母,这也是为了顾全大局。”

    王若菲深深吸气,道:“其实,这对你也有好处,孙道友的传承不弱,你依附在他身边,以后就算成就道基也未必没有可能。”

    “王家,兴许还要靠你来复兴!”

    她双目炯炯盯着王扬,眼神中尽是期盼。

    “这……”

    王扬心中悲苦,却无力拒绝,当下只能扛着心中的沉重,慢慢点头。

    “姑祖母,我明白,扬儿会好好修炼的。”

    “以后……”

    “轰隆隆……”

    他话音未落,天际陡然传来一连串的闷响,整个尾坳都为之一颤。

    “不好,是郑家的人!”

    王若菲抬头,面色倏忽一变,眼中已是遍布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