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离天大圣 > 056 圣棺

056 圣棺

    黑崖的遁速很快。

    他化作黑烟一般的形体,好似能无视空气的阻力,穿风入云也不起丝毫波澜,轻易就可把声音远远抛在后头。

    遥遥观之,就如一道漆黑的线条,在天际飞掠,横画一道笔直的墨迹。

    而孙恒,则施展巽风遁法,化作一股清风,飘飘乎般在后方紧追不舍。

    如非眼力过人之辈,绝难察觉到他的遁光。

    黑崖的遁法虽然不错,但很明显比孙恒的巽风遁法要差上一筹。

    两人一前一后遁出数百里,即使黑崖多次施法提速,距离还是被拉近到数里之内!

    这个距离,对于道基修士来说,已是算不得安全。

    修士施法、御使法器的速度,远比施展遁法飞行的速度要快的多。

    十里之地,遁飞还需用些时间,但御剑斩去,却可能只需要几个刹那!

    “道友,何必赶尽杀绝!”

    黑崖在前急急传音:“在下与你们天尸宗毫无瓜葛,那当年遗落在外的圣棺也与我无关。”

    “圣棺?”

    后方,孙恒心头一动,当即闷哼一声,回道:“你说与你无关就无关了?”

    “留下来,把事情说清楚不迟!”

    “休想!”

    黑崖牙关一咬,遁飞中陡然折身,挥手间连斩数记阴灵无极斩!

    同时口中轻喝,黑煞降龙棍也化作一道乌光,朝孙恒迎面击去。

    他心中清楚,现今还会太阴真火这门神通的,只有天尸宗主脉的那寥寥几人。

    这些人,无一不是天赋惊人之辈。

    他们一个个都是宗门花费大力气培养,专为以后宗门崛起而造就,一身法术神通绝非他能抵挡。

    落在这等人手里,他必死无疑!

    而且,天尸宗折磨人的手段,他比谁都清楚,到时候怕是想死都难!

    拼了!

    心头发狠,黑崖口吐精血,猛然引动体内一物。

    “唰!”

    一抹灵光在他身前绽放,灵光之中,一根白骨笛缓慢浮现于他的身前。

    手一伸,黑崖握住那造型奇异的笛子,轻轻放于面前,拼力运转法力轻轻吹响。

    “呜……”

    笛声本是清脆、富有穿透力。

    此即在黑崖的口中吹奏出来的却是阴冷呜咽,宛如怨鬼悲泣。

    音声响起,此方天地陡然一暗,四方阴风呼啸,几十里内未曾消散的怨魂闻声而起,朝此地涌来。

    就连远方的孙恒耳边也传来百鬼哀嚎之声,稍微分心,脑中就有幻象开始滋生。

    不过他毕竟心性过人,兼且修行了佛门金刚明王诀,这等惑心之法与他几乎无用!

    如不是有迎面来袭的神通、法器,他甚至就连遁速都不会变。

    当下大袖一抖,如水剑气呼啸而起,如浪潮般迎向来袭的灵光。

    “真武七劫剑气!”

    剑气去势各异,转眼间就汇成剑阵,把来袭的灵光尽皆淹没。

    神通好灭,法器却不是那么好挡。

    黑煞降龙棍看似不大,却重於山峦,呼啸而来的劲气几乎压塌一方天际。

    “刺啦……”

    剑气绞杀不断,雷霆自其间滋生,疯狂朝那黑煞降龙棍轰去。

    在剑阵威能之下,那棍棒也只冲至孙恒身前百丈之处,就再难进一步。

    甚至在无穷剑气的剿杀之下,棍棒上黑气飞速消磨,几乎即将斩至本体。

    “咚!”

    远处陡然传来一声闷响,虚空轻轻一震。

    孙恒闻声看去,眼神不禁一凝。

    “这是……游天飞僵?”

    “不,不是!”

    却见在黑崖的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头面色惨白、又瘦又高的僵尸。

    这头僵尸与刚才的两头飞僵不太一样。

    气息远比那两头飞僵强悍!

    它身上的煞气之浓郁,几乎覆盖了这数里方圆的天空,引得四方怨魂徘徊。

    自它出现的那一刻,下方的山林就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无数禽兽悲叫着消散生机。

    到有几分像传说中,现身可至赤地千里的旱魃!

    而且,它身着一件道袍,背插三支白骨长箭,猩红的眼眸微微转动,竟似乎有着少许灵智。

    但即使是游天飞僵,也是无智之物!

    孙恒倒也不急着动手,而是转首朝黑崖看去,问道:“这是何物?”

    “哼!”

    黑崖放下白骨笛,短短片刻的吹奏,竟是让他浑身止不住的发颤。

    “此乃五行飞僵,乃是家师以自己的肉身为基,熔炼五行之力而成的僵尸!”

    “它虽为僵尸,却依旧保持着少许活人的灵性,所以还可御使身前的法器,远比普通的飞僵强大!”

    “今日,我就用着五行飞僵,来会一会天尸宗本宗的游天飞僵!”

    话音一落,他再次把白骨笛放于唇前,发力吹响。

    “呜……”

    笛声低沉,而那五行飞僵闻声双眼一亮,红芒大盛,浓郁煞气直扑孙恒而来。

    但见那它大步一迈,身躯微躬,背后的一支白骨长箭已经落入掌中。

    屈膝、收肘、发力。

    “唰……”

    白骨箭洞穿虚空,瞬间逼至孙恒面门。

    其速之快,快欲闪电,让人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但在里面,绝不包括孙恒!

    “啪!”

    一只大手陡然出现在长箭之前,五指死死握住箭杆,任内蕴灵性的长箭疯狂扭动,也纹丝不动。

    “什么?”

    黑崖面色一僵。

    任他如何想孙恒对付五行僵尸的手段,却也没想过这等情况!

    竟然没有召出游天飞僵,而是以自身硬抗!

    “呼……”

    他面容僵滞,那五行飞僵却没有这等杂念,脚下一踏,整个人就如同瞬移般出现在孙恒身前,抬手抓去。

    它这一抓,身周无穷煞气汇聚,被吸引而来的怨魂也裹挟其中,就如一个无形的大手,把孙恒所在之地死死笼罩。

    狂飙的劲气,如同龙卷。

    而孙恒所立之地,就是龙卷的核心。

    “哼!”

    一声轻哼,核心处孙恒身躯微震,身上发力之妙,轻松卸开来袭之力,却不浪费一丝一毫。

    同时抽身上扬,双手如情丝缠绕,轻轻隔在来袭的大手之前。

    “彭!”

    劲气狂飙,逸散四面八方。

    而内里孙恒双手发力,恐怖的力道成螺旋形爆发,陡然涌向五行飞僵的手腕。

    “咔……咔……”

    腕骨断裂之声响起。

    “唰!”

    白骨长箭倏忽闪动,自飞僵的后背飞出,朝着孙恒穿射而来。

    更有两道阴煞神光,自指尖冒出,撞向孙恒胸口。

    这东西,可只是力道无穷,还能御使法器,施展神通!

    而且,丝毫不会因为身上受伤而反应迟钝!

    但他的手段,显然无法达成目的。

    “呼……”

    孙恒脚步挪动,身影如翩姗舞蝶,在那法器、神通的间隙如风而动。

    他的动作看似不快,却每每都能恰到好处的躲过来袭的攻势。

    甚至……

    “彭!”

    “彭!”

    拳如重锤,掌落留影,被黑崖寄以厚望的五行飞僵在刹那间被孙恒贴身轰中几十记。

    伴随着‘咔嚓’一声脆响,飞僵肉身无伤,浑身骨骼却已彻底偏离了原来的位置。

    “彭!”

    一脚踹出,面前的五行飞僵再无抵抗之力,身躯扭曲着跌落地面。

    “你……你……”

    黑崖面色扭曲的盯着孙恒,张口怒吼:“你为什么不召出游天飞僵?莫不是看不起我?以武技对敌,你愧为天尸宗弟子!”

    “呵!”

    孙恒摇头轻笑,御风上前:“现在,该把你身上的事说一说了吧?”

    他倒是想召出游天飞僵来着。

    但可惜,他没有啊!

    当下双眸一暗,沉声发问:“圣棺在哪?”

    此声高缈,如响自九天之上的神音,让人下意识的想要服从,面前的黑崖闻言眼神就现迷茫。

    “圣棺……圣棺……”

    黑崖张口欲言,陡然面色大变,眼眶浮现道道血丝:“迷魂法术!”

    “咦!”

    孙恒眼眉一挑:“竟然能抗下。”

    “那好,先拿下再说!”

    “休想!”

    黑崖陡然大喝,同时身上灵光暴涨,一团血光自他体内涌现,瞬间覆盖全身。

    血影遁!

    这是一种爆体秘法,可让他在短时间内速度暴增。

    但此后,身体却会陷入无法动弹的低谷,即使逃过低谷,也会有境界跌落的危险。

    而且,还会大减寿元!

    如无逆天改命之法,此术一经施展,施展之人的修行之路也就到此为止了!

    也是因此,如非万不得已,黑崖也不愿施展这等搏命之法。

    “唰……”

    但见场中血光一闪,黑崖的身影瞬间就已出现在远方。

    速度比之刚才,快了足有两到三倍!

    “嗯?”

    孙恒面色一沉,来不及过多思索,眉心一亮,一柄漆黑长刀已然浮现当场。

    “惊雷!”

    “唰……”

    一抹惊艳刀光,瞬息横跨天际。

    刀光之下,一道身影陡然僵滞,摇晃片刻后,终究还是无力跌落山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