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离天大圣 > 052 毒(为书友我愿如风1浪迹天涯加更)

052 毒(为书友我愿如风1浪迹天涯加更)

    一处一片荒芜的山谷,山谷陡峭的悬崖峭壁之上,一个足有两丈之大的‘武’字赫然印于其上。

    字体龙飞凤舞,霸气凌然,不知是用何物所绘,深入山岩足有半尺。

    在这‘武’字之前的山石之上,有一男子盘膝端坐。

    此人面目俊朗,英姿勃勃,一双桃花眼尤其能吸引异性的关注。

    此即他眼望这个巨大的‘武’字,眼泛沉思,仿若进入了定境之中。

    “唰!”

    山谷之上,有一道身影飞速朝下掠来,来人一跃十丈,手足并用,不过三五个呼吸间,已是来到近前。

    “司虚,你还在看盟主的字啊?你不是已经从中悟出了一套先天武技了吗?”

    来人身材干瘦、矮小,相貌毫不起眼,只有一双眸子明亮惊人。

    他看着岩石上盘膝端坐的男子,有些无语的开口。

    “盟主的武道,通达万物万理,虽是一个‘武’字,却也不是我等可轻易看透的。”

    司虚侧首,看向来人:“诸葛白,武道一途,盟主远比我们走的远得多,曾经我以为看透了这个武字,如今修为越高,才发觉这个字越发深奥,你也应该多来看看。”

    “算了吧!”

    诸葛白轻摇头颅:“武道感悟,虚无缥缈,我对此是一点都不感兴趣。有时间,还不如寻些乐子耍耍!”

    “你啊!”

    司虚无语摇头:“盟主都说过,你素有机智,悟性惊人,可惜就是耐不住性子,要不然,也不至于那么多年还没能进阶先天中期。”

    “嘿嘿……”

    诸葛白挠了挠头,道:“先不说这些,我得到消息,有人与那孙恒交过手了!”

    “哦!”

    司虚面色一正,道:“是谁跟他动的手,什么结果?”

    可增长先天高手修为的丹药,极其罕见,十瓶青阳丹,没人会不动心!

    “九印宗的历乘风,那个孙恒毒气入体,深入五脏,不是他的对手。”

    诸葛白轻轻一笑,道:“历乘风的实力,也就那样,这位孙恒,如今也就是普通先天初期的实力。”

    “唔……,他还有一件血炼法器,不过法器在外面威力强大,在这渊山,功效却会大减!”

    “如此,此事倒也可以做得!”

    司虚面色微冷,不过片刻后,他眼眸又是一动,道:“历乘风为什么要跟他动手?我记得,此人性子阴冷,不是莽撞之人啊?”

    “嗯?”

    诸葛白闻言,也是一愣。

    …………

    “呼……呼……”

    劲风在耳边呼啸,两侧的景色飞速朝后掠去,孙恒的身影犹如历箭,正自在渊山深处穿梭。

    “吼!”

    一声怒吼,从侧方传来,随后就有猩风扑至,四周树枝倒伏。

    这是一头堪比猛虎大小的巨狼,獠牙狰狞,双眸赤红,扑击之势极其骇人。

    “铮……”

    长刀出鞘,刀光破风斩去,去势惊人。

    孙恒手中长刀,逆风而斩,劈开劲风,化作一道虚影,瞬间落在这巨狼脖颈之上。

    “当……”

    伴随着一声巨响,那银狼哀嚎一声,朝一侧跌飞而去,压倒一株大树,滚落地面。

    它的脖颈处,有鲜血流淌,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夹起尾巴就朝远处窜去。

    孙恒并未追赶,而是立在当场,面色阴晴不定的看着银狼逃走的背影。

    一头凶兽,竟然能抗下自己的一击而不死!

    这种情况,这两日来,他已经碰到了数起。

    渊山这里不止地形奇异,内里生活的生灵,与外界也是大相径庭。

    即使是先天高手,在其中行走,也不敢粗心大意。

    就如这头银狼,放在外界,如无数位内气一流的高手围杀,根本奈何不得。

    而渊山深处,如这种凶兽,简直就是比比皆是!

    巨型鳄鱼、庞大的飞禽、恐怖的水中巨兽,还有那高达丈许的猛兽群落……

    更多的,则是那让先天高手都要为之头疼的成群虫豸。

    而且,地气的紊乱,也造成渊山深处的地形极其古怪。

    有时候,这边绿意葱葱,不远处却有遍地黄沙。

    灼热之地紧挨着雪山。

    沼泽翻动,竟是出现在山道之中。

    混乱的地形,也让生存于此间的凶兽,都有着极其强悍的适应力!

    一路行来,倒是让孙恒大开眼界。

    只可惜,这些东西,无法给他留下美好的印象。

    摇了摇头,孙恒再次前行,他目标明确,就是渊山的最深处!

    那绝灵之地!

    月夜下,孙恒提着一头凶鹿的后腿,在几块山岩交叉而成的空隙中,燃起篝火。

    火焰烘烤着鹿腿,油脂外冒,随着孙恒的动作,肉香味缓缓飘出。

    “唔……,手艺不错!”

    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在上方响起。

    “谁?”

    孙恒面色一凝,霍然抬头。

    却见在与他相隔数丈远的一块高石之上,有一位干瘦老者正自蹲着身子,朝下探看。

    看他的姿态,似乎已经来了有一阵子。

    但他何时来的,距离如此之近,孙恒竟是丝毫都未曾察觉!

    “手艺不错。”

    老者砸吧了一下嘴巴,再次重复了一遍,又遗憾的摇了摇头:“可惜,连个盐巴都没有,味同嚼蜡。”

    孙恒微微眯眼,手上的动作却纹丝不动,缓声道:“在下出来的匆忙,再加上囊中羞涩,倒是让前辈笑话了。”

    “没关系。”

    老者咧嘴一笑,身如灵猴般一跃而下,落在孙恒身侧不远:“我这里有!”

    说着,他翻转身上的包裹,从里面掏出一个个瓶瓶罐罐,摆在岩石之上。

    “你烤肉,我加料,咱们同吃如何?”

    他双眸清澈,一脸的天真,孙恒却不敢丝毫小觑对方,当下微微点头,道:“既然前辈不嫌弃,自无不可。”

    “哎!嫌弃什么。”

    老者摆手,屈指一弹,那一个个瓶瓶罐罐已是相继打开:“对了,我这里还有半瓶酒,咱们俩也斟了。”

    也不知老者手上的都是什么材料,只见他轻轻往那鹿腿上撒去,就有浓郁的肉香飘出,惹人垂诞。

    再加上那半瓶轻开瓶口的酒水,孙恒鼻间轻嗅,已是眼露诧异之色。

    此人,定是一位老饕!

    “来,来!”

    眼见烤肉熟透,老者双手搓动,满面皱纹挤在一起,道:“咱们开吃,开吃。”

    “好!”

    孙恒点头,长刀一划,一块熟肉已是飘向对方:“前辈先请!”

    “客气了!”

    老者急不可耐的一手抓住熟肉,不做任何清洁,直接就往口中塞去。

    “唔……,好吃,好吃!”

    口中被鹿肉塞满,老者语音模糊不清,但面上,却是满满的享受。

    孙恒也削下一块熟肉,用刀托自身前,细细品尝。

    味道确实不错,只不过吃这种凶兽之肉,必须要有很大的咬合力才行,普通人怕是嚼不动。

    “小伙子,你是新来的吧?”

    老者咽下口中的肉,斜视过来,慢声开口。

    同时不等孙恒动手,手一划,已是从那鹿腿之上撕下一道肉条,往嘴里塞去。

    孙恒点头:“前辈目光入烛,在下确实是刚来不久。”

    老者停下手上的动作,盯着孙恒,道:“你要死了,你知道吧?”

    孙恒不答,端坐岩石细嚼慢咽。

    他身上的毒,放在别人身上,定然是必死无疑,但对他来说,却是未必。

    “你身上的毒,深入骨髓、内脏,药石已经无救。”

    老者咧嘴:“但你运气不错,遇到了我,在这渊山,怕也只有我可以救你!”

    “哦!”

    孙恒眼眸微动,侧首直视对方:“前辈何以教我?”

    “等下你帮我个小忙,我就告诉你怎么活命。”

    老者递过来酒瓶,一脸笑意的开口:“如何?”

    “好!”

    孙恒点头,张口微吸,那瓶中酒水当即化作一股水流,渡入他的口中。

    酒水入肚,化作滚滚热气,涌向全身,让人身心在此即猛然舒坦。

    而孙恒,心头却是狂跳。

    有毒!

    不是酒里有毒,也不是肉里有毒,而是两者混合,突然就变成了剧毒!

    杀人于无形的剧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