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四条土狗 > 少年篇 第二十章 少年意,校门口汇聚闲杂人群

少年篇 第二十章 少年意,校门口汇聚闲杂人群

    瞧孙权贵那模样,应该给是自己介绍不错的人,他的身份结交的固然是些有钱有势的人,应该是对自己无害。

    少玉拖着下巴想着,若是让孙权贵知道了,定会翻开他脑子好好看看里面到底装的什么,他想到的第一反应竟是对自己无害就行......而不是该对自己怎样有利才对,他孙权贵介绍的人可是会让少玉上升到普通人不敢触碰的地位,却被他如此的淡泊。

    当然孙权归不懂少玉,他对名利并不看重,可以说完全不在乎,他小身板背负的路可是远远比常人艰辛,一条属于他自己的路。

    今天的事发现有些唐突,特别是孙权贵的改变,让少玉感觉这人还不错,可以结交下,既然他都对自己怎么认可,态度真诚,自己又何必去纠结于他的过错......“平等之下才可以成为兄弟。”少玉回想了他刚才的话,细细一想,确实有几分道理。

    想到郭楠的事,少玉很快不在思虑,这是他自讨苦吃,不怨守義,他相信孙权贵会把这事处理的很好。

    这时一道悄声闯入他的脑海,“你们没事吧?”

    “嗯”不用看也知道声音的主人是黄花凤,因为边上的座位只有守義和女孩,他应了一声,朝她笑了笑道:“没事”

    “哦好”她若有所思的点头,很快低头看向书本,不在与少玉说话。

    见她看书,少玉也识趣的不再打扰,不过刚才看她脸上露出的纠结,似乎很想问自己,却没了后文。

    想了想,少玉轻声问道也有些好奇:“黄花凤,你成绩很好吗?”这次他特意的把话理了理才问道,不能问班长,班上同学的对她的态度,他看在眼里可不傻。

    “......嗯”

    她踌躇会,轻轻应了一声,头并没转过去看少玉。

    “哦......”少玉自个儿点头,目光中女孩的侧脸很是好看,在白炽灯下,她的肌肤宛如初雪,很美,很动人,可下一秒少玉眉头皱了下,因和她很近的缘故,那垂在耳边的发辫隐隐可以看见与白雪肌肤完全不一样的颜色。

    红色,褐红色,在白皙的颈下异常的显眼,分裂扭曲的红纹让人不寒而栗......他急忙转移目光,并不是让他感到恐惧,而是捕捉到黄花凤的异样,她肯定感受了自己的目光。

    毕竟距离太近了,被人看久谁都会感受到,这时,少玉急忙道:“小凤,放学去我家做客吧!”这次他没喊黄花凤全名,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从心底感受到女孩的不易,加上守義也怎么喊,也就脱口而出。

    她没回应,但身姿震颤一下。

    少玉微微一笑,亲和道:“昨天我妈问我们在班上认识朋友没,守義一开口就说到你,确实,你是我们在这个班第一个认识的同学也是朋友,然后我妈就叫我请你去我家玩玩,毕竟大家是同学,以后好互相帮助。”

    黄发凤:“......”

    见她仍然沉默,可香肩却轻轻的颤巍,少玉也不再看她,轻声道:“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啊,放学去我家坐坐,守義可喜欢和你在一起了,就这样。”说完,少玉直接从座位上起身,留下一句:“班长,我去下洗手间,很快回来。”

    在少玉刚离开的瞬间,黄花凤脸上涌出泪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流泪的她硬是一点哭音没发出,慢慢的低下头伏在手背上,动作很轻,很慢,很怕下一秒稍有不慎就会引起全班同学的目光,及嘲笑。

    伏在桌上的她,视野里漆黑一片,却给了她陪伴,此时,她终于不怕了,尽情的在黑暗中释放情绪......

    一眼望去,偌大的教室里,那件泛着白色枣红衣服轻微颤抖着,它的小主人身影很是孤零。

    另一边,少玉从厕所里走出,刚转身没几步,身后就传来一道声音,这熟悉的声音,李老师无疑了,“少玉,你等下。”

    他转过身来,朝身后的李老师礼貌一笑,问道:“什么事老师?”

    见他停下,李老师急忙跑到少玉身前,一脸愁虑,问道:“郭楠同学是什么情况,他说他从桌上摔倒,我不信,从怎么矮的桌子上摔倒能成这样?,医生说骨头都断了,已经送他去医院了,而且也不可能是手背着地才对?”

    他想了来想去,完全不对上,肯定在撒谎,而唯一能让郭楠撒谎的可能只孙权贵......

    脸色沉了下来,见少玉摸了摸鼻尖,顿时他恍然大悟,以职教十多年的经验来说,那双慧眼早已可识破小孩的面部表情。

    明显少玉在掩饰,既然掩饰就一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他从中嗅到一丝阴谋的气息,除了孙权贵,他再也想不到第二个人。

    “老师?老师?......老师!”

    连喊几声没用,最后一声少玉用了力,才见李老师回过神来,也不知他在想什么,淡淡道:“郭楠同学的不幸我看见了,是他......”

    “行了!不用说了,我知道了”李老师呵斥一声,阻止了少玉,原本严肃的他,忽然冷静下来,想了想还是确定一下好,朝少玉小心翼翼问道:“给老师说,是不是看到孙权贵打郭楠了。”

    “......”这话,少玉下意识摸了摸鼻尖,心想,看来孙权贵在学校恶行很重,什么坏事都会往他身上想......

    而他不不知道自己的动作恰好给了李老师错误的判断,这次又是一次,不等少玉回话李老师果断向教室走去,脸上低沉到极致,一眼让人感到寒冷。

    “诶?诶诶......李老师”

    见他忽然走了,少玉呆了下急忙喊到,自己都还没说完,你这老师怎么就走了,他可不愿看到孙权贵无辜替自己带帽子,虽知道他富二代不会怎样,但是原则问题。

    急忙跑到李老师身前,拦住他,好声道:“老师你听我说完行吗?你知道跳拱背吗?”

    “......嗯”

    他想了想应道,是小时候也常玩的一种跳跃游戏,一人拱背,一人从上面跳跃,但这与郭楠手伤什么事?他没问,等待着少玉的下话。

    “是这样的,我看见他们跳到最高等级,就是一人直直的站立,跳过的人才算过,然后直立的是孙权高,跳的人是郭楠,两人都太高了,唉!......”他停了下来,脸上露出可惜,摇了摇头继续道:“郭楠冲了过去,双手撑在孙权贵的肩上一下子跳了过去,原本大家都以为他跳过去了,可惜他太胖了,太重了,在空中他的手支撑不了体重,直接从孙权贵肩膀滑下,然后直直的落在地,不知道他为什么手背着地......我想应该没反应过吧......唉!”说完,他低下头颅,似乎在告诉李老师我也为他的遭遇感到惋惜。

    “嘶......这!”少玉的表情他看在眼里,猛吸一了口气,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可他细细一想,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少玉的话又很有信服力,他想了想,顿时后怕起来,若是错怪孙权贵,那自己的职业生涯真的就完了!

    “......行嘛,你先回去”

    李老师暂短思索后,决定先让少玉先回去,自己冷静一会。

    “哦”

    少玉转身向教室走去,开后门时朝孙权贵低声了几句,便回座位上。

    而外面的李老师,极为难受,脸上不断变化,他脑子里一边是校方,一边是孙权贵,不过若真的是少玉说的那样,自己处理会好很多,可心里总感觉不对,最后他还是不相信少玉说,思考会走进班了,叫来孙权贵问道:“郭楠是跳拱背时摔伤的?”

    “嗯!”孙权贵朝他点了点头,又见他似乎不相信自己,语气稍稍上调道:“他自己摔的,可不管我得事哈。”

    见他盯着自己,那双眼镜里的眸子不断扫视,他孙权归可不慌,皮毛点事怎么可能让他惊慌,直直与李老师对视,目光没有丝毫心虚。

    “......行吧,你进去。”终没能发现孙权贵的倪端,李老师淡淡出声道。

    “对了老师,王阳和杨白他们都参加的,你如果不信我,也可以去问问。”

    留下一句,孙权贵转身走了,嘴角暗暗一笑,直接推门而入。

    而在孙权贵走后,李老师又叫了几个成绩好的同学出来问话,可他们都依依说看到了,这下可让李老师不得不信了。

    一个人说,可以不信,两个三个......十个都说那就不得不信了。

    应该.....自己想多了吧!出点意外不是很正常吗?,他给自己慰安道,便不再思考郭楠的事,转身走向教师办公室,毕竟自己班上的学生出了事,是需要很多报告。

    ...

    “放学咯!!”

    一声大喊,这节美术课的老师憋了眼孙权贵,他的行为在负责这个班的老师们都习惯了,他的报点十分准,果然一秒之后,下课铃声响起。

    讲台上的老师推了推眼镜,收拾包就离开了,她刚一走,班上的同学们如热锅上的蚂蚁迅速乱开,大家都开始收拾书包离开教室。

    这时,正帮守義收拾的少玉余光中发现旁边的女孩双手紧紧交叉,小步挪了又挪,似乎很是纠结,他也没在帮守義收拾,停下动作转身朝已经收拾好背包的黄花凤道:“小凤,等我下。”

    “啊......哦”

    “嗯,马上,我帮守義收好就可以了”

    “没......没关系”

    她很是紧张道,毕竟第一次被朋友邀请,也是人生中第一次被别人重视,怎么不让她紧张,同时心里很开心,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从少玉两人来了之后,自己那个颗被封锁的心渐渐松动起来。

    啪!的一声,肩上受力,少玉扭头看去,是孙权贵,淡淡问道:“怎么了?”

    “嘿嘿,玉哥咱们一起走呗。”边说,他直接伸手揽住了少玉的肩头,笑意满满,一副把少玉当自家亲兄弟的模样,笑道:“怎么样?”

    “行了行了”少玉抖了抖肩膀,把他手给弄下,顺便提起守義的书包挎在自己肩头,随手牵起守義,朝边上的黄花凤笑道:“咱们走!”又看了眼孙权贵。

    “......哦”

    看到他朝黄花凤说了一声,孙权贵缓缓应道,古怪的看了眼黄花凤并没说什么,结果下一秒出现令他吃惊的事,守義那小子居然牵上了黄花凤......

    “权哥,那我们先走了啊。”

    那个叫杨白长相瘦尖的学生喊到,身边围着几人,也看见守義的动作但没说什么,毕竟是个傻子,不懂。当然只是在心里说,他们可不敢在少玉面前说这样话。

    见孙权贵点头,他们才走了出去。

    因帮守義收拾花了不少时间,此时班上的人走的差不多了,也就他们四人还在门口,并排的走着,孙权贵自然在少玉身边。

    不一会,少玉出声问道:“权贵,你家在什么地方,应该不会和我们同路才对。”

    “......”他摸了摸寸头,一脸难堪,随后道:“玉哥,你能不别叫我权贵,我感觉......我爸就是这样叫我,我感觉怪怪的。”

    “嘿嘿”守義忽然笑了一声。

    他顿时看去,三人都抿起了嘴角,只是少玉和黄花凤两人没笑出声,少玉发现他目光后出声道:“称呼而已,你想这么多干嘛,大家不都是朋友嘛!”

    虽是称呼,可听起来真的让他很别扭,刚准备出声,便被胸前的手拦住了自己,顺着少玉的目光,眼前的一幕顿时让他直起鸡皮疙瘩......一大帮子人,如群魔乱妖一般聚集在一起,各种鲜艳的发色,皮衣,吊毛破裤,摩托车,足足十多人站在校门口,震撼的仿佛被打了一剂强心针。

    孙权贵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眼前的浩荡,很快,他回过神,看向那独立的小屋,此时那个门卫老头不见踪影了。

    “曹!......”孙权贵低骂一声,平时自己迟到他永远都会在,关键时刻居然不在了,踏马肯定跑了,朝少玉悄声道:“应该不是找我们的吧?”

    他自认自己爱玩,可眼前的这一幕,太辣眼了,完全就是群地痞。

    “不......他们是来找我们的”

    少玉轻轻的一声,却给了孙权贵脑海重重一击。

    他懵了,这踏马什么情况!!这可是要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