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四圣诛天传 >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几乎就在云雾为李宇轩手中的三面五彩令牌而感到震惊的时候。

    已然稳住了心神的李宇轩赶紧将昊阳珠收了起来。

    生怕“昊大爷”一兴奋起来,捎带手将身为阵灵兼器灵云雾给收拾了。

    到那时候,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在李宇轩看来,既然这云雾已经成为了他的器灵。

    他就有义务来保护它的安危。

    并且,李宇轩还想继续挖掘深埋在云雾记忆里的秘密,以及从它手里学习“幻种”呢。

    云雾在沉默半响之后,这才如幽灵般飘到了李宇轩面前,并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手里的三枚五彩令牌。

    “传说中,这临字令牌,主防。”

    “斗字令牌,主攻。”

    “而这列字令牌所幻化出来的九具分身,则能将临,斗两面令牌的威能发挥到极致。”

    云雾异常兴奋的说道。

    在这一刻,云雾终于承认自己能够成为李宇轩的器灵,乃是它此生最为明智的选择。

    他甚至已经看到一轮耀眼的“骄阳”正在缓缓的升起。

    并且他也坚信这一轮“骄阳”,能震惊整个四圣大陆。

    “传说集齐这九面五彩令牌者,可得天下。”

    “不知在这四圣大陆上,可否有修真者真正集齐过这九面五彩令牌?”

    李宇轩疑惑道。

    “据说在一万年前,曾有人收集齐了八面五彩令牌。”

    云雾淡然道。

    似在它眼中,收集齐八面五彩令牌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那此人缺了哪一面五彩令牌?”

    李宇轩抬手点上了一支烟。

    “这九面五彩令牌分别为‘临,兵,斗,者,皆,阵,列, 前, 行’。”

    “此人唯独缺了最神秘,也是最为霸道的‘行’字令牌。”

    “据说此人为了得到这面‘行’字令牌,可谓是费尽了心思,用尽了手段。”

    “但,最终却抱憾终身。”

    云雾颇有感慨的说道。

    “老头,慢着······”

    “你说他死了?”

    “他是被人杀死的?”

    “不应该啊?”

    “按理说,此人有八面五彩令牌在手。”

    “他根本就是无敌的存在。”

    “退一万步说,他即便是不敌,也能全身而退吧。”

    李宇轩不解道。

    用他的话来说,这“死”之一字根本就与他沾不上边啊。

    “小子,他当然不可能是被人杀死的。”

    “他是死于天道。”

    “据说此人始终无法突破到圣人境。”

    “再加上没有得到行字令牌的遗憾。”

    “他最终决定结束自己这充满遗憾的一生。”

    “而在他临死前,便将这八面陪伴其无数岁月的五彩令牌重新散落到了四圣大陆各处。”

    云雾颇有感触的解释道。

    “此人倒是很有魄力。”

    “毕竟凡人踏上这条充满荆棘的修真路,不就是为了得到长生吗?”

    若有所思的李宇轩点了点头。

    “他有个屁的魄力啊?”

    “本王看他就是一个十足的二货。”

    天池龙王在将战利品清理好之后,这才把话接了过来。

    在他看来,天下无敌便是最好的人生。

    “老龙,你不懂。”

    “他既然能够走到这一步。”

    “又岂能是那种愚蠢之辈可以比拟的。”

    “有朝一日,若是能走到了他那一步。”

    “你便能真正体会到那种无法突破瓶颈的痛苦了。”

    李宇轩似受到了此人的感染,在狠狠的吸了两口烟之后,这才颇有感触的说道。

    “哦 ,对了。”

    “据说此人在临死前曾有言。”

    “来生不走修真路,轮回甘愿凡人身。”

    说罢,云雾突然露出一副英雄惜英雄的表情。

    “来生不走修真路,轮回甘愿凡人身。”

    “是啊 ······”

    “看似逍遥无比,抬手间便能毁天灭地的修真者。”

    “有时候的的确确还不如凡人来的逍遥自在。”

    颇有感触的李宇轩在这一刻想起来红袖,慕容雪舞。

    有时候,他也在回想这两位红颜知己说过的话。

    “咱们要是凡人该多好?”

    兴许是见此时的气氛颇有些沉闷。

    于是乎,天池龙王便将一个储物袋扔给了云雾。

    “咯,这个是你的那一份。”

    “不过,本王很是好奇。”

    “老头,你说你就是一器灵。”

    “你老人家拿这仙石也没什么用啊?”

    只见云雾在接过储物袋之后。

    它那双眼睛瞬间便眯成了一条线。

    紧接着,便恢复了它那二货的常态。

    只见它在对着储物袋深吸几口气之后,这才开口说道。

    “老龙,这你可管不着。”

    “老夫就喜欢这仙石的味儿。”

    “况且这也只是暂时的,等这小子帮老夫寻到了合适的身躯。”

    “这仙石便能派的上用场了。”

    直到云雾提及“身躯”二字,李宇轩这才一拍额头。

    “对啊,我还差点忘了这事儿。”

    说罢,李宇轩便将替身招了出来,并将一小段记忆传进了它的脑海里。

    在确定万无一失之后,他这才将面具戴在了替身的脸上,并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说李宇轩此时身在暗处。

    但他并不知道玄飞到底会何时来与替身见面。

    他可不想,也不敢让替身在玄飞面前露出丝毫的破绽。

    从而打乱他的整个计划。

    数息过后,李宇轩与天池龙王,云雾进入了山河社稷图。

    不过,他这脚步还未站稳,远处便传来了鲲浪的叫骂声。

    “小子,你又遇上解决不了的事儿了?”

    在他看来,这小子也只有在有事儿的时候,才会来见他与婴啼。

    “瞧您这话说的。”

    “咱俩谁跟谁啊。”

    面带微笑的李宇轩走向了鲲浪与婴啼。

    “你小子少给我来这一套。”

    婴啼可不吃这一套。

    “唉······”

    “难道我在二位仁兄的眼里就是这样的人吗?”

    李宇轩露出一副伤心的表情。

    紧接着,李宇轩在天池龙王那双十分肉痛的目光下拿出了两坛烈焰琼浆。

    当然,在来之前李宇轩便已经跟天池龙王讲清楚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天池龙王虽然也明白李宇轩的用意。

    但他还是十分的肉痛的说道。

    “小子,你别到时候舍了孩子,却没套到狼啊。”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嘛。”

    对此,李宇轩倒是头一次破天荒的没有反驳天池龙王。

    因为他要若是想成功的从鲲浪,婴啼的手中得到灭圣之器“邪雾獠牙”。

    其难度可谓是相当的大。

    毕竟这二人就是因为这对灭圣之器,才沦落为阶下囚的。

    换句话说,这玩意儿可是他们拿命换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