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校草请等一下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落花成泥12

第一百一十七章 落花成泥12

    时欢继续游说者,告诉于婉婉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于婉婉似乎也是听懂了。

    “你是不是想说学习如溺水行舟不进则退?”

    于婉婉总结的非常到位,比时欢说话有文化,有水平多了。

    “嗯嗯,就是这样,所以不能松懈,要时刻保持学习的状态。”

    时欢一个劲的点着头,表示于婉婉表达了自己想说的内容,但是她可不认同时欢说她荒废了学习的说法。

    “我从来都没有松懈啊,不信你看!”

    “你们要干什么?”

    时光警惕性的向后退了两步,但是那些人依旧紧逼不放。

    “时光,别以为你长的帅就谁都可以撩,我警告你,离魏若离远点儿。”

    “知道没!”

    突然间,毫无征兆的,一个人冲上前给了时光一拳,没有防备的时光被打的后腿了一步,脸上火辣辣的疼。

    “你们是不是疯了?”

    看着打了一拳之后,他们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都扑了上来。

    时光惊慌的想要骑着自行车逃走,可是却发现他的自行车被人拽住了,而那个人就是刘方。

    原来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吉他,那只是将他引过来的借口。

    时光现在总算是明白了,他们就是专门来找自己的事情的,只是跟那个魏若离有什么关系,她只是和他走的近了些而已,只是觉得她可以做朋友。

    也不知道这些人脑子是不是坏掉了,为了一个只能做朋友的女生来警告自己,也真是可笑。

    “原来就为了一个那样的女生,有必要吗?小爷我还看不上呢!”

    时光无缘无故的被他们针对,还挨了打,心里的火早已经有万丈高了。

    看他们依然不肯离去,反而继续逼近,时光也是恼了,攥着拳头用力挥了过去。

    那几个正要继续扑上来的男生看到时光的眼里露着凶光,那拳头像下雨一样的就落在了他们的身上,虽然他们有三四个人,但是,却被时光这种不要命的凶狠模样给吓的连连后退,最后招架不住,落荒而逃。

    “时光你给我记着,要是再纠缠魏若离,就不会像今天这么轻松了!”

    那个站在最前面,但是却第一个逃跑的男生边跑边叫喊着离去。

    时光弯着腰,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刚刚他可是把自己所有力气都给使了出来,他平时从来不招惹别人,但是也绝对不会让别人在自己头上拉屎,谁要敢动,那就先制服他。

    “怂货!”

    看着他们狼狈逃跑的身影,时光很是不屑的啐了一口,一回头,恶狠狠的盯着旁边的刘方。

    “我只是还他一个人情,并不是要针对你。”

    刘方站在墙角,面无表情的说着,手已经从时光的车上松开了。

    时光也没打算找他的麻烦,现在他看都不想看到他,这种小人是他最不屑的。

    他此刻已经镇定了很多,只是脑子里还很乱,虽然他也以牙还牙了,但是对他们的动机却还是有些想不明白,就为了那个魏若离?也太幼稚了。

    时光擦着药,想着今晚发生的事情,脑子里还是很乱。

    他只不过和那个魏若离说过几句话,觉得她人还可以,可以做朋友,可是却招来了这样的麻烦。

    “女生就是麻烦,沾个边都麻烦。”

    时光上完药,包上了纱布,小心翼翼的钻进了被窝。

    临睡前,时光还在想着这件事情可不能就这么算了,那几个人他都记住了,还是得找到他们好好的谈一谈,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们,让他们觉得他是可以随意拿捏的软柿子,那他们就想错了。

    “哎呀~”

    时欢从被窝里探出头将闹钟关了,又将头埋进了被窝里,继续睡去了。

    “咚咚咚!欢欢快起床了,你哥都已经走了!”

    时欢的门被妈妈敲响,一句话就将时欢从梦想里惊醒。

    “我哥已经走了?妈你怎么不早叫我啊?”

    时欢的声音都快哭出来了,她哥哥虽然很苛刻,但是对时间却很准时,从来都不会提前去学校,总是赶着刚刚好的时间。

    这下好了,时欢今天肯定是要迟到了。

    胡乱的洗漱了一番,也来不及吃早饭,时欢就赶紧取了自行车飞驰去学校了。

    时欢将车骑的飞快,早上冰冷的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呼吸都有些困难,但是她却一点都不敢将速度降下来,到了最后,她登着车已经成了惯性。

    刚到学校门口,时欢就已经听到了上课铃声,心里咯噔一下,还是迟到了。

    为了迟到的时间不是很长,时欢停好车,就飞奔去教室了,一路跑的飞快,都感觉自己的腿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稍微一不注意就会打弯摔倒。

    “呼…呼…呼…”

    终于是赶到了教室,老师已经开始讲课了,时欢只是现在教室门口一下一下的喘着气,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语文老师看着她这个样子,也不好说什么了,只叫她快点回去座位听课。

    坐在座位上,时欢一时半会还是缓不过来,将书翻开,依旧还在调整着呼吸,感觉自己的肺都快要炸开了。

    “时欢你没事吧?”

    于婉婉看着面红耳赤的时欢,递给她一张面巾纸,让她擦擦汗。

    时欢这才感觉到她额头上的汗已经在顺着额头往下流了,后背也浸了一大片,这个时候体温下去了,凉凉的,让人止不住打寒战。

    “嗯,我没事,早上没听见闹钟响。”

    缓了一会,时欢总算是能说出话来了。

    其实不是她没有听见闹钟响,而是她把闹钟给关了,一下就睡过了头。

    “你呀!要不要我早上打电话叫你起床?”

    于婉婉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看着这样的时欢她又不忍心说,只好问她可不可以早上换她打电话叫她起床。

    只是她现在比起迟到这件事,还有一件事更让她在意,她恨不得现在就知道。

    时欢将手伸进了自己的校服口袋,里面有一个已经揉成团的纸,正是王倩写的那张纸条。

    这个事情必须得找她问问清楚,不能让她哥白白的被人给欺负了。

    “婉婉,下课了和我去找一下王倩。”

    时欢缓过劲来,对于婉婉说到。

    “找她做什么?”

    于婉婉疑惑的问道,平时那个王倩来找时欢,时欢都是不喜欢的,怎么突然的又要主动去找她了,这让于婉婉很不理解。

    “有点事儿,我把她昨天给的东西还回去,你就陪我去一趟吧。”

    时欢也不好将昨晚的事情都告诉于婉婉,只是说要去还东西。怕说的多了于婉婉又要瞎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