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是龙天策!

    紫禁城的御林军统领……

    李允卿的雪眸雾霭沽清,泛着一丝异色,玉容若白梅鸢舞般清冷,玫瑰色的唇张了张,始终没有说出话来,又看到这个故人,她竟有种深重的复杂。

    士兵报告了事情原由,龙天策这才发现李允卿,看到她的一瞬间眉梢涌上一股喜悦,又看到她苍白的脸色,不禁皱起眉,担忧道:“允卿,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给你请太医!”

    “不用了!”李允卿赶紧拦住龙天策,卷翘的睫羽下是一双溢满急色的雪眸,“我现在要去皇宫,要进九重殿,麻烦你让我进去!”

    龙天策看到李允卿的丧服,好像明白了什么,也不顾后果,大手一挥高声道:“都让开,让李小姐进去!”

    李允卿知道放自己进去,龙天策会受到怎样的惩罚,但是她别无选择,等会儿见到陛下再帮他求情,她感激道:“谢谢你。”

    说完,李允卿提起胜雪映月的轻纱裙摆,莲步轻移间是散不开的书卷气息,绝色倾城,如蹁跹而舞的蝶儿,又如出鞘的利剑,灵气逼人。

    不顾一切的狂奔而去。

    空灵澄澈的少女嗓音在空中久久不散,龙天策深邃的眸子一直落在月笙歌的背影,不舍的移开目光。

    雾霭的晨曦洒落大地,一束束光柱透过云烟,落在这繁华落尽的皇宫。

    朱红色的高墙上是剔透的琉璃瓦,一座座楼阁殿堂巍峨如泰山,散发着无可比拟的威严气息,

    就在那大道上,一名身着白色丧服纱裙的绝色少女,提裙狂奔,步子踏过,裙角如莲叶层层散开,蹁跹舞动,美轮美奂。

    她那一头三千青丝如一卷上好的泼墨画,雾霭着云烟雨色,她的容貌绝色沧冷,如落入江南小镇的九天仙子,点水蜻蜓一般掠过那涟漪层层的水面。

    她在这皇宫中显得那么渺小,又是那样不容忽视。

    路过的宫婢面露骸色,她们是绝对不敢着丧服入宫的,下场将会是凌迟处死。

    不知道这位少女是太天真,还是太无知。

    “咚——咚——”

    悠远扬长的钟声敲响,敲定状元的最后一次考试就要开始了。

    李允卿的玉容上露出一抹急色,任由汗水滑下白皙玉骨的脖颈,她咬了咬牙继续奔跑。

    九重殿之上,精雕玉华的龙椅上坐着一位身着狰狞的九爪龙袍,头戴紫金冕旒,满身韵长霸气的男人,男人大概五六十岁的年纪,鬓角已经有些斑白了,一双掩藏凌冽的眸子看起来十分和蔼。

    这就是大秦的开国皇帝——轩辕翟。

    别看这位帝王和蔼的样子,做事从来都是果断铁血,霸气侧漏,这大秦的天下,就是他打下来的。

    而李允卿的父亲李邺就是以前轩辕翟的师父和军师,学贯天下,渊博睿智,有邺子的雅称。

    在轩辕翟打下江山之后,就封了李邺为帝师。

    帝师,皇帝的尊师,地位仅次于帝君!

    后来李允卿出生,轩辕翟还想封她为公主,赐一大块封地,可李邺却拒绝了,他说,他李邺的女儿,一切的荣耀都必须她亲手得到!

    现在她父亲去世了,她的荣耀,以及她父亲的荣耀,她都要亲手捍卫,永不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