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火影之培养系统 > 影级·大蛇丸

影级·大蛇丸

    进入岩壁后隐藏的密道空间,没有那种压抑感,反而稍显舒适。

    毕竟是追杀部甲级大型基地,就连密道,都设计的宽敞舒适。高近五米,宽有六米,这样的密道,怕是已经不能用密道,来称呼了。

    这完全就是一个,大型的迎客走廊。

    漂浮前进的周助,跟随着前方的众人,向前行进。

    岩壁走廊上,每隔数米,便挂置一把的火炬,让这个隐藏在山体之中的基地,不至于阴森恐怖起来。

    岩壁笔画,虽算不上巧夺天工的大师之作,但看起来,也还算顺眼。

    明亮的色彩,加以修饰。随着画面的演进,可以猜测出。这是描述峰林谷甲三基地,建造时的场景和过程的壁画。

    “好大的手笔!”就连周助,也不得不暗自感叹。论起格局和格调,自己还真比不上,历届掌控着追杀部的队监大佬们。

    这富丽堂皇的景象,放在周助的原世界,拿来作王公贵族的墓地,在格局上,都是够了的。

    这让周助心中,升起自己这一伙人,是来探墓寻宝的既视感。

    空气流通这一点,不知建造者是用了什么神奇的手段。周助在这个山体之中的走廊行进,却没有一点空气不流通的闷闷感。

    反而,这空气中,夹杂着林草鲜花的新鲜畅快感。

    但是周助,却没在岩壁的任何地方,发现为通风而留下的排气孔。

    再说了,现在外面可是冬天,白雪皑皑。怎么会有,林草鲜花夹在在空气中的这丝清甜之感呢?

    不合理的,也便继续不合理下去吧。毕竟是在神奇能力诸多的忍界,不求甚解才是王道。要是事事都较真,那他周助就啥也不用干了。转行去做实践学家,解密学者去吧!

    进了自己家,脑海里,也有这个基地的平面图记载。但真正的身处在,这样庞大的山腹基地中。周助自己,也有种晕乎乎的感觉。

    毕竟,作为主人的他,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枇杷十藏前方带路,不知转过了几条分叉的过道,才带着众人,来到宽敞的大厅之中。

    类周助雾隐追杀部,在水影岩下基地的设计。这处大厅,在没被周助弃用之前,正是可以自行交接或发放,A级以下追杀任务的办公大厅。

    而此时,本应在这座大厅中,忙碌的追杀部内勤人员,早就离开了他们的位置。仅仅留下了,带不走的空旷的大厅,和一些无用的办公用品。

    说实话,此地内勤,并不是周助撤走的。本应该在此处的追杀部内勤人员,是辉夜宗太清算追杀部时,就已经调回忍村清算的。

    周助弃用此基地的原因,也仅仅只是手下,除了懒散的白绝,他无人可派。

    本来就没想过,在追杀部长的位子上,有所作为。这个需要他填充大量人手进来的基地,也便就这么荒废了。

    雾隐村内,在战后百废待兴,他的追杀部亦是如此。像这样的大型基地,在水之国内可是还有两个,亦是处在荒废的状态。

    就更别提,数量更是庞大的,中小微型基地了。

    周助能凑出追杀部的主体~追杀大队编制就不错了,恢复内勤编制?那是在做梦哦!

    而就在周助感慨,追杀部曾经的庞大之时。与大厅链接的另一条走廊里,一位同样身穿晓组织黑底血云袍的人,缓缓渡步而出。

    看得来人面貌,枇杷十藏嘴角挂起,先其他人一步得知,此人加入的自豪笑容。

    服部龙藏与饭田草薰,倒是因不曾见过,而无甚在意。

    只有蝎与角都,周身气温都是瞬间骤降。

    “呦呵~你回来的出乎意料的早了呢。”此人对着枇杷十藏说道,目光却扫视一圈后,怔怔的凝视在了蝎的身上。

    “还真是山不转水转,没想到这忍界,会如此之小。蝎君也是这么想的吧!”说着,面容白的过分的此人,长长的舌头钻出嘴角,舔舐一周下唇,便又收了回去。

    那冷峻不含感情色彩的蛇瞳,却直直的,仿似毒蛇盯上了猎物一般的模样,牢牢注视着蝎的一举一动。

    被对方挑衅,还没有转化身体为傀儡的赤沙之蝎,面部却似傀儡一样,没有任何表情显露。

    他看着对方身上,与自己无丝毫异处的服饰。以及想起先前,枇杷十藏所说的什么组织集会后。

    淡淡的话语,从蝎的口中传出,“大蛇丸!还真没想到,赫赫有名的木叶三忍。今天却落魄到,与我这个无名小卒,当起同僚了!”

    面对蝎的嘲讽挖苦,大蛇丸不置可否的道,“蝎君,可不是什么无名小卒呢!若拿无名小卒来自称,那被蝎君轻易弄死的三代风影,岂不成了蝼蚁了?”

    闻听自己最大的隐秘,被大蛇丸亲口说出。虽不知道,他究竟是如何知道这些隐秘的,但蝎的柔色瞳孔中,却萦绕上了森冷寒意。

    而大蛇丸的这一爆料,更是让枇杷十藏,都惊惧的身体不知不觉的,与蝎拉开距离。

    那可是砂隐村的最强风影啊!枇杷十藏本自负自己,应不比这些同僚差。

    但当大蛇丸,爆出这一猛料后,他确实胆寒了。“先是木叶三忍大蛇丸,再是杀了三代风影的蝎。自己这是混进了,什么神仙堆里了?”

    身为被三战,坑到叛忍处境的他,怎么能不明白,杀了三代风影的人,意味着什么?

    可以这么说,整个三战,就是因为这个蝎,杀了三代风影而挑起的。

    再联想,拉自己入伙的那个首领的恐怖实力。还有木叶三忍大蛇丸,都只能算作一个组织成员的体量。

    “难道……第三次忍界大战,就是这帮人,在背后挑起的!”

    枇杷十藏,不得不想歪了!

    三代风影失踪,可说是忍战导火索。不是因他失踪,让砂隐怀疑到了木叶头上。怎么会有桔梗山大战?怎么会造成砂隐与木叶的虚弱?以致各国开始,轮番挑战起木叶来。

    雾隐村,就是因轻易碾压了战后的砂隐,才狂妄自大的,对木叶发起了挑衅。

    枇杷十藏就是这么认为的。

    若不是雾隐村的狂妄自大,他这个忍村荣耀性质的忍刀七人众,何至于被木叶一个不知名的家伙,给团灭。

    还因畏惧,让他落魄成了一个忍村叛忍。

    他才不在乎,忍村是不是想转嫁,什么血继家族动乱后的危机呢?

    对于他来说,雾隐村就是因为胜利得来的太容易了。才会小瞧了木叶,最后导致自己,成为了叛忍,有家不能回。

    因早就料到了,大蛇丸的加入。所以自大蛇丸出现以来,周助依旧古井无波。甚至他连看,都没看过大蛇丸一眼

    此时大蛇丸与蝎的对峙,已经打扰到了,周助对追杀部曾经辉煌的感怀。

    周助这才,移目看了大蛇丸第一眼。而就这一眼,却让周助惊疑出声!

    “怎么会这样?”

    没有人回答,众人只以为,周助是因认出木叶三忍,而惊讶罢了!

    而实际上,周助惊讶的,绝对不是大蛇丸的出现。毕竟他早就料到,黑白绝想要拿新加入的大蛇丸,给他下马威了。

    周助所惊讶的是,当他看到大蛇丸时,系统战力评估系统,所给出的战力提示。

    一年多不见,本来只有精英上忍评价的大蛇丸,居然升到影级了!

    没有看错~就是影级!

    “这期间发生了什么?”周助惊疑不定起来,“难道是因为,转生换体的永生之术!”

    周助的惊呼之声,并没能打断赤沙之蝎与大蛇丸的对峙。对于大蛇丸来说,他早就忘了,当初从他手中,溜出去的小蝼蚁周助。

    大蛇丸所在意的,是赤沙之蝎这样,曾与他交手,还能全身而退的强者。

    虽说在场众人,拉出去那个不是能让忍界抖一抖的强人。但面对木叶三忍之一的大蛇丸,与疑似可能弄死了三代风影的赤沙之蝎的气机交锋,还是各个明哲保身为妙。

    “喔~看来这一年多来,你没少调查过我啊!”

    终于,在全场众人,都各怀心思之时,蝎再次张口了。

    “他这是承认了!那可是,有砂隐最强风影之称的三代风影啊!”枇杷十藏内心狂呼,恨不得上前拽着蝎的衣领,质问他:“为什么你要刺杀三代风影,还做的那么隐秘,导致了第三次忍界大战的发生!”

    “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我堂堂雾隐忍刀七人众一员,今日成了叛忍了!”

    可惜……他不敢!甚至在得知,蝎曾杀死过三代风影后。这个一路他都不错觉得,有什么出彩之处的同僚。真正的,让他连动一下,都要胆战心惊!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焦点,都在大蛇丸与蝎的身上。两人的气场交锋,仿似都快飞溅出火花来了!

    “哼~只是好奇之下的了解一番罢了。”大蛇丸蛇眸竖起,开口说道:“我呢,对于有趣的事情,总是忍不住探根究底呢……”

    话语落地,大蛇丸身上,那无形的气场,狂飙而起!

    蝎这样淡漠的模样,让大蛇丸相当不适。所以,更狂猛的气机,由大蛇丸身上爆发而出。

    无形气场,化为有型的杀机狂风,携卷着滔天杀意,便倒灌而来。

    毕竟是山谷内的密闭空间,这样肆意的狂风,在如此密闭空间,只能疯狂的打转。吹的在场所有人的衣袍,都是咧咧作响。

    追杀部办公大厅内的物品,皆被横扫而飞。晓组织众人,却都有各自的手段,让自己显得依旧从容不迫。

    突然就有要动手的既视感,在从容不迫的同时。随着狂风席卷,像枇杷十藏、服部龙藏这种心怂的家伙,还是从行动之间表露了出来。

    两人齐齐的,都不知不觉的后退让出了,以供蝎与大蛇丸,能够全力施展,并火拼起来的场地。

    靠在大厅的边缘墙壁上,枇杷十藏与服部龙藏,心有灵犀,心心相惜的对视了一眼。

    只一眼,便有了同道中人的认同感。

    而面对大蛇丸,突然卷起的狂风。从进入大厅,就不知不觉,以大三角阵型站位的角都、蝎与周助三人,却不曾后退一步。

    虽然大蛇丸的气机锁定,全在蝎的身上。但早就有,此次集会,可能会动手之猜疑的三人,却面色如常的,坚定的彼此守望相助。

    周助以轻重岩之术漂浮在空中,因轻重岩减轻身体重量的后果,本应是最受狂风影响的。

    但是……匪夷所思的是,别说周助,依旧能悬浮在空中,不受狂风影响了。他的衣袍,甚至连挂在他腿上的饭田草薰的衣袍,都不错摆动过一丝一毫。

    要不是全场人的视线焦点,都在大蛇丸与蝎的身上,他们应该早就会,察觉出周助与饭田草薰身上的不合理之处。

    可惜……他们并没有工夫,去深想,去在意周助的这些不合理之处!

    而面对大蛇丸的杀意气机锁定,站在全场中心的蝎,依旧面色如常。

    看着蝎那淡定的过分的侧脸,要不是周助确信,蝎还没有开始走到,将全身改造成傀儡的那一步。说此时面部表情欠奉的蝎,早就变成了傀儡,他都信!

    面色如常,淡定依旧,蝎目光呆呆的看着,突然暴起杀意的大蛇丸,冷漠的开口说道:“我可不管,你究竟因为什么,而觉得有趣。我也不在乎,你到底调查出了多少。”

    “木叶三忍?好大的名头!”随着话音落下,蝎直接突兀暴喝一声出来:“解!”

    一物由他宽大的袖袍中落下,在大蛇丸所吹拂起的杀意狂风中,缓缓展开。

    定目看去,你会发现,正是一个小巧的卷轴,正迎风招展。

    “嘭”——白色烟雾爆起。

    爆起的烟雾,将蝎的身形,短暂的隔离出,所有人的视线。

    只是一刹那,那烟雾,就被大蛇丸所卷起的气场狂风,吹散开来。

    但当蝎再次映入所有人的失野,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瞳孔一缩,面容一滞。

    更甚者如枇杷十藏与服部龙藏,更是嘴角一抽,倒吸一口冷气。

    如此形容,不是因为这些叛忍种中的佼佼者,没见过什么世面。。

    能在村中闯下威名,还在叛逃后悠哉悠哉的人,怎么可能是没见过世面的人?

    但再次显露出来的蝎,实在是……把这些人早已练就出来的坚韧神经,都给刺激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