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之终极奶爸 > 第345章 大开杀戒

第345章 大开杀戒

    “快看,是执法堂的人!”

    “是金丹前辈来了!”

    “后面还有筑基期的师兄!”

    “执法堂林前辈来了,这二人死定了!”

    “哈哈,这下有好戏看咯!”

    “对对对,林前辈下手狠辣,肯定会虐杀了二人!”

    远处闻讯赶来看热闹的弟子们议论纷纷,不少人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情。

    至于被杀掉的两位同门,却成了谈资,没有任何人替他们感到伤心难过。

    修真界就是这样,弟子门人众多,大家等同于是竞争的关系。

    除了小范围内熟悉的人,其他人在相互看来,就是竞争对手。

    他们死了,自己的竞争还小了一些呢!

    修士大多冷漠,即便圣宗也同样如此。

    史真乡和木尘拜在同一个师傅门下,所以关系亲近,对其他同门,自然也关系淡漠。

    天空中五道遁光落了下来,后面还跟着十名筑基修士。

    “哈哈哈,林前辈出手,有好戏看咯!”一名练气期修士大笑道。

    “小声点,执法堂的林前辈负责外援安全,为人狠辣,上次就有一个弟子在林前辈面前说话声音太大,结果被罚了鞭刑!”旁边的人低声提醒。

    “哦哦,对!”大笑的练气修士吓了一跳,急忙压低了声音道谢。

    周围的人也听到了警告,议论的声音立刻低了下来。

    “你们是何人,竟敢闯入长河宗山门,杀害我宗门人弟子!”为首的山羊胡中年人沉声喝问道。

    虽然无法感应出两人的修为,不敢贸然动手,但林前辈自持在自家宗门内,问话的时候倒也底气十足。

    史真乡背负的双手,转头冷冷看了一眼。

    顿时,为首的林前辈在凌厉目光下不由感到一阵心颤,惊讶的叫道:“你,你是元婴修士!”

    史真乡昂起头,傲然说道:“哼哼,算你小子有眼光!”

    “元婴修士!”

    “这,这就是元婴修士吗?”

    “哇,我终于看到元婴大前辈了!”

    “……”

    远处,一群弟子兴奋的叫了起来。

    平时在外门

    加入宗门努力修炼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成为高高在上的元婴期大修士,寿元暴增么!

    元婴期修士,等同于所有低阶修士的偶像,终于有幸一见,又怎么不兴奋的呢。

    虽然他们是敌人,但并不影响那份狂热。

    因为,他们看到元婴修士的同时,也看到了希望!

    “都闭嘴!”林前辈沉声怒喝。

    顿时,二三十米外看热闹的弟子们顿时感到脑袋仿佛遭到重击,脑子里嗡嗡直响。

    一群吃瓜群众被震慑,现场终于安静了下来。

    “杀我长河宗弟子,必将受到最严厉的惩罚!二位,我劝你们还是束手就擒,免得吃苦头。”林前辈沉声说道。

    史真乡嘴角上扬,嘲弄的说道:“呵呵,区区金丹小修士竟然敢在老夫面前装大鼻子象,真当老夫手里四十米大刀不能杀人吗!”

    林前辈感到一股凌厉的气势袭来,连呼吸都不由一滞,脚下连退数步。

    震惊的瞪着前方老头,心里升起浓浓的惧意。

    可周围都是小辈围观,为了不坠了颜面,只能咬牙低喝道:“你~,真当我长河宗无人吗!”

    色厉内荏的厉喝,反倒每喊着一个字,心肝就颤抖一下,生怕对方暴起把他给宰了。

    面对元婴期修士,他是没能力抵挡了,只期望宗门长老在收到消息后能尽快赶来。

    萧辰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老东西,你手里哪来的四十米大刀,不吹牛能死么!”

    史真乡梗着脖子叫道:“老夫在网上看到这句话,觉得挺有气势,就拿来用咯。怎么,不行啊!”

    “行行行。”萧辰无奈的摇头说道:“差不多了,附近该来的金丹修士都来了,动手吧。”

    “嗯。”史真乡点了点头,凌厉的目光扫向众人。

    嘶~

    林前辈感受到了对方身上散发出浓浓的杀意,顿时心头一颤,急忙抬手道:“前辈……。”

    可惜,话还没出口,一道亮光就从眼前划过。

    紧接着,林前辈就感觉自己好像飞了起来,周围的影响在眼中旋转。

    在旋转的同时,也看到了其他几名金丹修士的头颅都飞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林前辈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眼前也渐渐黑了下来。

    嗖~

    短剑在斩杀了五名金丹修士后,眨眼飞回了衣袖中。

    元婴修士斩杀金丹修士如同杀一只鸡一样简单,这就是境界的差距,不是人数就能弥补的!

    “林~林前辈死了!”

    “大家,大家快逃啊!”

    一众吃瓜群众看到五名金丹前辈连抵抗都没有就被瞬间秒杀,顿时被吓破了胆,狼嚎着四散逃窜。

    史真乡也没有追,出口已经被封住,这些人逃不了!

    十名跟随在后的筑基期修士双腿瑟瑟发抖,一副想要逃跑却又不敢逃的苦逼模样。

    他们是执法堂的,任务就是维护外门秩序安全。

    如果逃了,必定要受到最严厉责罚。

    临阵脱逃的惩罚不比被杀死轻松,甚至更为折磨,所以才硬撑着没有逃跑。

    虽然没有逃,不过也不敢再冒头了,五名金丹修士的下场可就在眼前。

    “走吧,进去!”史真乡转身面向大门,伸手向下一劈。

    砰!

    厚重的木门顿时炸开,显出了通往内门的路。

    远处,一群瑟瑟发抖的修士看到两个杀神进了内门,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十名筑基修士也瘫坐在地上,心里升起一股劫后余生的庆幸。

    刚走进内门,萧辰眉头一挑,停下了脚步,目光望向前方道:“呵呵,一个元婴中期,一个元婴初期。”

    嗖嗖~

    遁光落下,两名身穿同样制式衣服的老者落在了近前,看着破碎的大门,怒声喝问:“你们是何人,为何闯我长河宗!”

    另一人踏前一步,怒声喝道:“擅闯宗门者,死!”

    嘭!

    话音落下,一团血雾炸了开来。

    踏前一步的气势汹汹老者在说完死字之后,立刻炸成了一团血雾。

    萧辰唇角上扬,淡淡说道:“满足你。”。

    史真乡眨了眨眼睛,看着身旁风轻云淡,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小事的男子。

    眼前霍然一亮:“这个逼装的不错,老夫下次也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