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之终极奶爸 > 第187章 史长老的宝贝多

第187章 史长老的宝贝多

    “不自量力!”

    栾童探出右手,五根暗红的指甲在火光映射下散发出瘆人寒光,咧开猩红的嘴唇,森白的牙齿让整张皱皮如纤维的脸看起来更加阴森恐怖。

    叮~暗红的指甲和长剑碰撞在了一起,发出清脆的鸣响。

    史真乡脸色沉稳怡然不惧,刺出的一剑只是点到即止,脚下后退一步化去了巨大的冲击力量。

    背在身后的左手猛然探出,掌心出现一张紫色符咒,沉声低喝:“爆裂咒!”

    嗡~紫色符咒在灵元力灌下散出淡淡荧光,刻画的玄奥符文好似活了一般在符咒上游走。

    栾童清晰感受到符咒上传来的霸道气息,赤红的瞳孔一缩,急忙想要收回探出的手臂。

    他被镇压了几百年,一直靠着消耗精血才活了下来,身体亏损严重。再次面对曾经不屑一顾的爆裂咒,如今也会给他造型不小的伤害。

    用一句更贴切的话形容,就是腰酸背痛,身体已经被掏空了……。

    史真乡嘴角上扬,目光嘲讽道:“现在想跑,迟了!”

    掌心的爆裂咒忽然精光大剩,化成一团流光向着前方喷涌而出。

    栾童目光一凝,距离太近,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咬牙伸出双手正面硬杠。

    轰!

    一股磅礴的力量以肉眼可见的气势向前轰出,将栾童整个笼罩在了其中。

    巨大的力量轰然爆开,一个干瘦的人影像炮弹一样被轰飞了出去!

    “师叔威武!”陈一飞激动的挥舞拳头,一脸兴奋。

    “史长老威武!”其他人见到魔头被轰飞,脸上也露出了喜色。

    之前同伴被魔头吞噬精血沦为干尸的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了,所有人都心头被死亡的恐惧笼罩。

    史真乡的一击犹如一剂强心针,顿时让其他人仿佛看到了希望。

    夏雨桐紧了紧手中青虹剑,美眸中满是凝重。

    她很不喜欢这种生死由他人操控的无力感,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尽快提升实力,才能更好的保护家人!

    “哼哼哈,老夫的手段还行吧!”史真乡挑了挑眉头,嘚瑟的扭头向身后某人炫耀。

    萧辰撇嘴,扬了扬下巴揶揄道:“你还是考虑考虑手里的符咒够不够吧,他可是被你彻底激怒了。”

    “嗯?”史真乡疑惑的转头望去。

    只见趴在地上的干瘦身躯缓缓站了起来,双手被轰的皮开肉绽,伤口深可见骨,赤红的双目正呲牙咧嘴的看着他。

    栾童森白的牙齿发出寒光,嘶哑的声音冷冽说道:“你,该死!”

    萧辰唇角上扬,揶揄道:“还有符咒吗,赶紧再给他来上十张八张,说不定他就站不起来了。”

    史真乡嘴角抽搐,能对抗他师兄那个等阶的符咒,使用一张就已经很肉疼了,还十张八张呢,你能不上天啊!

    夏雨桐美看了看身旁的男子,美眸中满是赞赏:“他居然还有心情调侃,胆识过人倒是修真的好材料,可惜错过了最好的起步年龄。”

    咔咔~

    栾童扭了扭脖子,赤红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视。

    忽然,在毫无征兆下身影消失,在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突兀的出现在了一名修士的身前。

    探出伤口深可见骨的手掌,一把扣住了修士的双臂。

    他被符咒所伤,需要进补修复身躯!

    “啊~救~。”那名修士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筑基期的修为连反抗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森开的牙齿咬向脖颈。

    就在森白的牙齿即将接触到皮肤的时候。

    一声爆喝响起:“梵光镜,疾!”

    嗖~

    一道闪亮的光芒激射而出,眨眼洞穿了干枯如树皮的肩膀。

    栾童惨叫一声,身体在巨大的贯穿力下倒退了好几步,差点没一个趔趄摔倒!

    “咯咯~”那名修士在生死之间游走了一遭,喉咙里发出惊恐的咯咯声,冷汗已经浸透了后心,浑身颤抖。

    感觉就像坐过山车一样,上一秒还在陷在地狱,下一秒就到了升到了天堂!

    “怎么样,老夫的宝镜还不错吧!”史真乡手里拿着一面带手柄的铜镜,一脸的嘚瑟。

    一众筑基修士羡慕的直流口水,不愧是元婴期大修士兼会长师弟,法宝就是多!

    “虽然只是下品灵器,但攻击犀利,攻防一体,在实战中倒是能媲美中品灵器了。”

    萧辰从铜镜刻画的符文中在心底给出了评价。

    呜~!

    栾童双目赤红,看着肩膀被贯穿却没有鲜血流出的伤口。

    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咆哮,显然被打断进补,已经恼怒不已!

    “疾~!疾~!疾~!”

    史真乡手掐指诀,从铜镜中连续激发出三道光芒向前激射而去。

    栾童脚下轻点,轻易就闪避了开来。

    三道光芒照射在地面上,凿出三个碗口大的深坑!

    萧辰不由暗暗摇头,铜镜的攻击虽然犀利,但速度是短板,打不到敌人也只是白白浪费灵元力而已。

    史真乡没有再继续攻击,眉头深皱显然也发现了同样的问题。

    “吼!”栾童身体悬浮在半空中死死瞪着那个手持铜镜的老头,仰头发出一声长啸。

    一股暴虐的气息轰然爆发!

    史真乡在磅礴暴虐气息压迫下瞳孔不由一缩,大喝道:“快,都向我靠拢!”

    说完,扬手将铜镜抛向半空,手掐指诀一声大喝:“防!”

    随着指尖灵元力导入,悬浮在半空的铜镜散发出一层淡淡波纹,不断扩散的波纹像一个透明乌龟壳将所有人罩了起来。

    光罩刚刚形成,栾童就像离弦的利箭一样飙射过来,尖利的指甲抓在光罩表面,发出刺耳的滋滋声。

    声音虽然刺耳,但至少挡住了对方,让所有人心头不由一松。

    他们的任务是拖延时间,而不是击杀,若是能一直保持僵持状态自然是最完美的,只要等到大部队到来就安全了。

    可惜,栾童又怎么会放着眼前美食不享用呢。

    干枯如骨架的拳头紧握,一层淡淡的红光包裹在了拳头上。

    轰~!

    在拳头的轰击下,透明乌龟壳发出剧烈的摇晃。

    史真乡眉头皱起,显然收到了冲击,大声叫道:“都别愣着,赶紧来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