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网游之生死劫 > 第四百九十四章 鸑鷟一族

第四百九十四章 鸑鷟一族

    修罗法相加速坠落,陈风的六臂各持一柄紫血战刃,卷起刀刃风暴,扑向那丛暗紫色的骨刺。《修罗心印》的本命法宝,此刻展现出霸道的一面,刀刃漩涡席卷而过,那骨刺在爆裂轰鸣声中被斩成碎片。

    呜!一声巨响从地底发出,一只小山大小怪物伴着轰隆声,从地底拱起。

    三头六臂法相施展修罗鬼影步,六刀合一,祭起十丈之巨的修罗玄月斩,对着拱起的蛮兽头部凌空斩下。血月落下,将刚露出的龟首直接斩落。这龟类蛮兽本想偷袭,但错估了陈风修罗法相的战力和身份诡异程度。

    望着周围合围过来的兽群,修罗法相的六只眼睛血光一闪,露出一丝邪笑。六只紫血战刃飞出落到周围,一阵法诀祭出后,一缕缕紫色丝线在法相周围三十丈内出没。凡是越线的蛮兽,纷纷肢体碎裂,诡异地倒毙当场。喷泉般的血液涌出,很快就汇集成溪流。

    修罗法相六掌两两相握,结印捏诀,三息之后,赤色的血液净化聚集在空中,形成六道十丈之巨的血月横立身前。十指一曲一推,六道血月如伞形斩出!

    修罗血月斩,以血为引,煞气为介;血月化刀,炼狱杀戮!

    三十丈外,原本被修罗刀轮阵吓到的蛮兽群,被六道血月斩过,便无声无息化作上下两截。一时间,宛如炼狱现世,兽群尸横遍野!

    ......

    另一侧,借着法相之躯一掌之力的陈风本体,加速腾跃,恰恰避开了血蟾兽巨口喷吐出来的灰色冲击波,两只巨爪长臂对着巨型狂化的六足云犀抓去。至于血蟾兽的五道血目射出的暗红血箭,被凭空出现的一道五色壁垒所阻隔。

    就算不借助五行环,以陈风眼下的境界,都可以瞬发五行秘术。

    吼!六足云犀的鳞甲,防不住比蒙化身的恐怖撕裂,整个身躯被金毛巨兽镇压按在地上,空有倍化狂暴之术,却无用武之地。随着云犀的嘶吼求救,已经靠近的蛮兽群飞扑过来。

    哼!识海之内,陈风魂婴盘膝捏诀;随着小人眉间的金色晶核发出一阵符文波动,一股神魂冲击波从比蒙巨兽身上向四周冲击。以他神魂四转的神识强度,那些蛮兽未靠近就在眩晕之中,互相冲撞践踏,翻倒一片;就连空中的飞禽类兽群也失神落地。

    借此耽搁时间,比蒙巨兽插在云犀身体上的双臂猛地一拉,六足云犀从颈部被撕成两半,大量血水和内脏从撕裂的身体里洒落。陈风再用力挥臂一拍,六足云犀的头颅被拍成烂泥,步独眼巨人的后尘而去。

    至此,四只四阶后期的蛮兽,在短短时间内就被灭杀三头。剩下的血蟾兽,露出恐惧之色,转身跳跃逃窜;临走前,一股晦涩的神魂波动从它嘴里发出,其他蛮兽受此控制,如飞蛾扑火般冲向陈风。

    嗡!同样的一股神魂波动传出,两道银色的刀芒从比蒙巨兽的双眼射出,命中正在空中逃窜的血蟾兽。血蟾兽一个失神,视觉随即陷入一片黑暗...陈风剖开血蟾兽尸体,从它晶核边上,找到了一枚淡紫色的圆珠。

    望着漫山遍野溃逃的蛮兽群,陈风若有所思地盯着眼前的这枚圆珠。

    此珠绝非天然之物,更像是鬼道法门炼制的控魂之物!这样的东西,是怎么来的?如何会出现在灵智初开的血蟾兽体内呢?陈风不禁地思索着。

    看情形,这次的蛮兽大规模的集结围攻,和血蟾兽掌控有这枚珠子有关。

    默默地念诀,解除图腾附身之术,一片金色霞光闪过,陈风恢复了人族本尊模样。四下环视一圈,陈风释放出储物戒指的百余名三阶人型傀儡,用于打扫战场收集尸体血液。

    再看雷树方向,失去了蛮兽群的偷袭干扰,紫色巨鸟家族重新汇集,合力往根系部位围剿六爪魔物。留下防备陈风的几只巨鸟,露着巨眼死死瞪着陈风。

    ......

    集中力量的紫色巨鸟群,面对六爪魔物的交战,开始占据了优势。凡是受到创伤的巨鸟,都得到机会飞回摩云雷灵树的树干上恢复伤势;如果吞服下那雷灵果,伤势的恢复速度就是肉眼可见。与此对比,大量魔物死亡,魔物群大有被逼退会灰色深渊迹象。

    相比低级魔物混乱的战斗,陈风更多的心神放在了四位五阶生灵的交锋上面。五阶紫色巨鸟的雷光柱,雷霆风暴,还有两个深渊邪物的混乱之刃和死云风暴,其力量掌控和操控方式,深深地吸引了他。

    要晋级五阶,同样不是光修炼就够,还要领悟五阶通玄化神之境的真谛。陈风自己也能操控天地元气,但能操控的不是主世界环境的元气,而是借助自己万化炉空的元气。这种运用,只是投机取巧罢了。眼下,有五阶生灵在生死相搏,在也没有比这更合适的观摩机会。

    “来自远方的客人,感谢你的相助,帮忙驱散那些混混沌沌的兽群。现在,我们鸑鷟一族诚心邀请你,再次出手相助!”,一道清晰的神识传音落入陈风耳里,打断了陈风体悟。神识之力绵而不絮,清晰平和。

    原来,这巨鸟一族名为鸑鷟。

    陈风望了一眼正在交战的五阶鸑鷟,脸上露出微笑,以神识魂力回应道:“数百年前,本人可是从贵族的雷树上,偷取了雷源果和不少雷灵果。你们,难道就不记恨于我?“。

    ”多疑的人族朋友!你能这区区两百多年时间里,就晋级到四阶巅峰,没少沾这雷源果的福分吧?“,这时,另一道霸道的气息传音过来,对陈风质问道。

    接着,它缓和了片刻,又道:”事情既然过去了,我们鸑鷟一族,也不想死揪着不放。如果朋友愿意出手相助。我们夫妇愿送你一份大礼!“。

    看来,这位鸑鷟老祖恰是一对雄雌伴侣。先前那道温和传音巨鸟,只怕是后者的夫人。

    ”两位要程某做什么?与两只深渊邪物交战吗?这风险太大了,程云自问可以与五阶前辈交手一二,但也支撑不了太久“,陈风半真半假地回复道。

    他边回应着,边目视着蛇身魔头手持的三股叉激发墨色邪灵之光,对抗紫色雷柱。其眉间的竖眸时不时射出绿色的混乱之力,为手下的魔物拦截雷霆风暴,霹雳落下的连环闪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