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婚不宜迟 > 第411章 历史即将重演了吗?

第411章 历史即将重演了吗?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婚不宜迟 妙笔阁()”查找最新章节!

    “陆沉,保护好少夫人!”

    眼看自己被路过的人给挤向一边,情急之下,孟冬儿向陆沉求助。

    从看到秦晴在跟踪他们之后,陆沉就一直在防范她。

    他的视线时不时的停留在别处,是以没有及时的注意到有人朝着他们的方向撞来。

    而且,就在孟冬儿喊他的同时,他仿佛看到了秦晴。

    他正在思考那女人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可能会采用什么手段来对付路漫漫?

    就在陆沉思考的一瞬间,他听到了孟冬儿的呼救。

    “少夫人!”

    顾不了自己看到的那人究竟是不是秦晴,陆沉反应过来之后,他赶紧以最快的速度扶住了路漫漫。

    还没等他把人稳住,那个形色匆匆的兔耳发箍女孩已经撞到了路漫漫的身上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急着赶去电影院和朋友一起看电影!”

    感觉到撞了人,戴兔耳发箍的女孩儿连忙道歉。

    她道完歉便赶紧一溜烟的跑掉,没给陆沉逮住她询问的机会。

    看着远去的背影,陆沉纠结着到底要不要追上去?

    他想着他要是离开了,秦晴要是再使手段来对付少夫人,那他岂不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少夫人你没事吧?有没有被撞到?”

    在陆沉纠结之际,孟冬儿已经穿过人群重新回到了路漫漫的身旁。

    她赶紧关切的上前去询问,甚至还紧张的摸了摸路漫漫的肚子。

    瞧着孟冬儿紧张过头的样子,路漫漫笑着对她说道:“我没事,不过就是被轻轻撞了一下!”

    “少夫人,你现在别掉以轻心,要知道你现在可是怀了……”

    “冬儿,马上带少夫人回去!不能继续在外面逛了。”

    面对这突然起来的危险,陆沉终是意识到他们掉以轻心了。

    是他低估了秦晴这个女人的危险系数,他觉察到这个女人可能心思不纯。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胆大到在这么多人面前动手。

    可惜他没有分身术,否则他一定把那个撞少夫人的女人抓回来对质!

    “好!”

    没有多问陆沉为什么,孟冬儿立刻护着少夫人往他们下车的地方走。

    受惊之下,这两人压根儿忘了与他们同行的还有另外一个人。

    看到孟冬儿忽然拽着自己走,路漫漫无奈的阻止她道:“冬儿,你这是在干什么呢?我婆婆呢?”

    “夫人?”

    路漫漫问出这话,孟冬儿才反应过来。

    她刚刚完全把当家夫人忘了,听到少夫人这么问,她才赶紧到处寻人。

    “少夫人,夫人在那儿!”

    终于在一个小花坛边缘看到当家夫人,孟冬儿忙扶着路漫漫走了过去。

    “妈,您没事吧?”

    伸手将婆婆大人扶起,路漫漫关切的询问。

    梅馨皱了皱眉,揉了揉脚踝道:“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把我推到了花坛边,被撞到了!”

    “啊?您现在感觉怎么样?还能走路吗?要不要就近去医院检查检查?”

    市中心距离州医院比较近,路漫漫遂如此建议。

    “不用了,就是被撞得有点疼,稍微缓一下就好了!”

    摇摇头拒绝,梅馨觉得用不着小题大做。

    “好,那我帮您揉揉吧!”

    说完,路漫漫就蹲下了身子。

    “少夫人,这种事情还是我来吧!”

    一看路漫漫有所动作,孟冬儿就紧张。

    她担心她弯腰压着肚子,这样肚子里的孩子恐怕会不舒服。

    孟冬儿不好言明她想要表达的意思,只得不停的冲着少夫人眨眼。

    瞧着她担忧过度的模样,路漫漫只好对她说明道:“我是顺便帮妈检查检查,看看她的脚有没有问题。要是骨头受伤,咱们还是得去医院。”

    这样的事情只有路漫漫能够做到,孟冬儿就算是想帮忙也不行。

    人生头一回里,她有些懊恼自己为什么没有学医。

    “没事,我好着呢,你不用担心我!你快去看看陆沉把车开出来没?”

    给孟冬儿分配了一项任务后,路漫漫这才专心替她婆婆大人做检查。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太莽撞了,慌慌张张的,一点规矩没有。刚才要不是有这花坛拦着我,我肯定得直接摔在地上!这样的事情还好没有发生,不然那场面得有多难看!”

    光是想想那场面,梅馨就快要崩溃了。

    她打扮得这么光鲜亮丽,要是被撞到在地上,那还有什么形象可言?

    “妈,这个时候了,您还在担心这个啊?”

    瞧着婆婆大人一副宁可头断,发型不可乱的模样,路漫漫真的是被逗乐了。

    她第一次发现她的婆婆大人居然这么可爱,尽管已经是年过半百的人了,可她心里依然还住着一个小姑娘。活到这个年龄还有这样的心态,也实属难得。

    “那当然,说什么我也是这蜀州城里地位最尊贵的夫人。你别看这里人来人往的,好像没有什么人关注我。我要是出了什么纰漏,那丢的可是齐家的脸,可是你爸的脸,我就是摔倒骨头,也不给任何人看我笑话的机会!”

    路漫漫的脸上刚还挂着笑容,听完婆婆大人这番振振有词的道理,她露出了肃穆的神色。

    她的婆婆大人的心里是住着一个小姑娘没错。那姑娘可不是一般的姑娘,而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公主。以前她只觉得婆婆大人对她有偏见,现在置身其中,她才明白什么是一荣俱荣,一损俱荣。

    在别人眼里,或许只看到了她的尊荣。殊不知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婆婆大人深刻的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她才会对她格外挑剔。

    她对自己都这么严格,更何况别人。

    “妈,爸能娶到您,真是三生有幸。”

    在今天之前,路漫漫可能还不太理解公公大人为什么要以一己之力和家人对抗。

    人这一生想要嫁给(娶到)自己喜欢的人不容易,何况婆婆处处为公公着想。

    他们能够携手一辈子,是命定的缘分!

    “你也这么觉得是吧?我梅家现在虽然今时不同往日了,不过当年在蜀州也是很有名望的家族。修远他爸爸能够在蜀州打下牢固点的根基也与我的支持有关,要不是我哥哥做了对不起齐家的事情,我们梅家也不至于到今天这地步。”

    被儿媳妇儿认可自己的婚姻,梅馨心里很高兴。

    她忍不住多讲了几句,不过提及自己母家时,她眸子里的光忽然又暗淡了下来。

    那似乎是她不愿触及的一段往事,路漫漫适时的转移了话题。

    “只是擦破了一点皮,好在没有大碍。回家用碘酒清洗一下伤口,别感染了就好!”

    在给婆婆轻揉的过程中,路漫漫对她进行了检查。

    她发现揉按婆婆骨关节的时候她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在触碰到伤口周围时才会露出痛苦的神色,由此,路漫漫判断她只是蹭破了皮,并没伤及到筋骨。

    “少夫人,陆沉把车开过来了!”

    就在路漫漫站起来的一瞬间,孟冬儿朝着她跑了来。

    听到她的话,路漫漫这才扶着她的婆婆大人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上车以后,陆沉调转车头往回家的方向行驶。

    在车子调过来的一瞬间,路漫漫仿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为了确认情况,她仔细瞧了瞧。

    孟冬儿见她一个劲儿的往外面看,忙问她在找什么?

    路漫漫正准备回答,然而视线转移到她的婆婆大人身上来,她选择摇了摇头。

    “没什么,就是好像看到了一个熟人。再一看,又好像不见了。”

    婆婆大人有多喜欢秦晴,这一点,路漫漫可是相当清楚。

    她不可能在她与她关系刚有点升温就提及那个女人,否则婆婆大人若是去找她,那她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路漫漫不是想阻止婆婆大人与人交往,只是秦晴这个女人的身份特殊。

    自她成为孤儿以后,她便住进了修远家。

    她的父亲于齐家有救命之恩,在梅馨的心里,事实上早已把秦晴当成了自己的闺女。

    自己有多少斤两,路漫漫可是很清楚的。

    她知道自己在婆婆心中的地位比不过秦晴,是以,她眼下得避其锋芒。

    “熟人?”

    路漫漫说起‘熟人’,孟冬儿下意识的误以为是秦晴。

    她也朝着车窗外面张望,不过并没有什么发现。

    驾驶座上,陆沉心里非常清楚。

    不过他没有说穿,一路上都保持沉默。待到回到别墅之后,他才拉过孟冬儿嘱咐她道:“接下来你照顾少夫人的时候可仔细点儿,千万别掉以轻心,知道吗?”

    当年姜澜胭之死,至今仍是一个谜。

    外面的人都说,姜家大小姐的死是夫人造成的。她是因为与他们家夫人面谈之后才出的车祸,姜澜胭之死,夫人肯定脱离不了干系。

    但陆沉和孟冬儿都清楚,他们家夫人或许不是害死姜家大小姐的凶手,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一定是秦晴的‘帮凶’!

    姜家大小姐喜欢他们家大少爷,并且积极主动的发起了追求。

    秦晴表面上看着没有什么动静,暗地里却在夫人面前挑拨。

    那姜家小姐本就是个性格强势的主儿,根本不讨夫人的欢心。

    秦晴便是抓住了这一点,有意扩大她们之间的矛盾,以至于后来她们之间势同水火。

    “陆沉,你说,夫人是不是为了秦小姐才住进来的?她是不是想对咱们少夫人出手了?夫人当真会为了她来伤害咱们少夫人吗?”

    历史似乎即将重演,孟冬儿害怕的不知何时抓住了陆沉的手。

    她紧紧的抓住他,整个人似乎都在微微颤抖。想到秦晴给她带来的阴影,陆沉柔声安抚她道:“别怕,一切有大少爷呢!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在守护少夫人吗?一定不会有事的!”

    “对!你说得对!大少爷一定会保护好少夫人的,而且还有我寸步不离的守护着少夫人,肯定不会有事!”

    眼里闪烁着坚定的神色,孟冬儿忽然之间有了力量。